来自 影视影评 2019-08-22 00:5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登陆网址 > 影视影评 > 正文

主人是他的一生,多謝清水崇

作為導演,JUNO負責將畫面塑造得吸引人
但提煉成出戲嘅靈魂,必須多謝結尾神來之筆
同埋對成出電影情節節奏把握
一部恐怖片,在觀眾走出戲院之後,
仍會令人思考回味
爾不只是心有餘悸
十分贊。

 聽說那天是一隻叫做小白的小黑狗的災難日,聽說在那天晚上10至11時,它與世長辭。

(蘆荻口述 連淑香整理)一個個無情的誤解﹐紛亂了幸福的腳步。當命運的死結終於用代價打開﹐一切都為時已晚﹐接婆婆來家安度晚年﹐結果卻背離我們的初衷﹐結婚二年後﹐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從鄉下接來安度晚年。先生很小時父親就過世了﹐他是婆婆唯一的寄託﹐婆婆一個人扶養他長大﹐供他讀完大學。 "含辛茹苦"這四個字用在婆婆的身上﹐絕對不為過!我連連說好﹐馬上給婆婆收拾出一間南向帶陽台的房間﹐可以曬太陽﹐養花草什麼的。先生站在陽光充足的房間﹐一句話沒說﹐卻突然舉起我在房間裡轉圈﹐在我張牙舞爪地求饒時﹐先生說﹕"接咱媽去。" 先生身材高大﹐我喜歡貼著他的胸口﹐感覺嬌小的身體隨時可被他抓起來塞進口袋。當我 和 先生發生爭執而又不肯屈服時﹐先生就把我舉起來﹐在腦袋上方搖搖晃晃﹐一直到我嚇得求饒。這種驚恐的快樂讓我迷戀。 婆婆在鄉下的習慣一時改不掉。我習慣買束鮮花擺在客廳裡﹐婆婆後來實在忍不住﹕"你們娃娃不知道過日子﹐買花幹什麼?又不能當飯吃!" 我笑著說﹕"媽﹐家裡有鮮花盛開﹐人的心情會好。" 婆婆低著頭嘟噥﹐先生就笑﹕"媽﹐這是城裡人的習慣﹐慢慢的﹐你就習慣了。" 婆婆不再說什麼﹐但每次見我買了鮮花回來﹐依舊忍不住問花了多少錢﹐我說了﹐他就"嘖嘖"咂嘴。有時﹐見我買大包小包的東西回家﹐她就問這個多少錢那個多少錢﹐我─如實回答﹐她的嘴就咂的更響了。 先生擰著我的鼻子說﹕"小傻瓜你別告訴她真實價錢不就行了嗎?" 快樂的生活漸漸有了不和諧音。婆婆最看不慣我先生起來做早餐。在她看來﹐大男人給老婆燒飯﹐哪有這個道理? 早餐桌上﹐婆婆的臉經常陰著﹐我裝做看不見。婆婆便把筷子弄得叮噹亂響﹐這是她無聲的抗議。我在少年宮做舞蹈老師﹐跳來跳去已夠累的了﹐早晨暖洋洋的被窩﹐我不想扔掉這惟一的享受﹐於是﹐我對婆婆的抗議裝聾作啞。婆婆偶樂幫我做一些家務﹐她一做我就更忙了。比如﹐她把垃圾袋通通收集起來﹐說等攢夠了賣廢塑料﹐搞得家裡到處都是廢塑料袋;她捨不得用洗潔精洗碗﹐為了不傷她的自尊﹐我只好偷偷再洗一遍。 一次﹐我晚上偷偷洗碗被婆婆看見了﹐她"啪"的一聲摔上門﹐趴在自己的房間裡放聲大哭。先生左右為難﹐事後﹐先生一晚上沒跟我說話﹐我撒嬌﹐耍賴﹐他也不理我。 我火了﹐ 問他﹕"我究竟哪裡做錯了?"先生瞪著我說﹕"你就不能遷就一下﹐碗再不乾淨也吃不死人吧?" 後來﹐好長一段時間﹐婆婆不跟我說話﹐家裡的氣氛開始逐漸尷尬。 那段日子﹐先生活得很累﹐不知道要先逗誰開心好。婆婆為了不讓兒子做早餐﹐義無反顧地承擔起燒早飯的"重任"。婆婆看著先生吃得快樂﹐再看看我﹐用眼神譴責我沒有盡到做妻子的責任。為了逃避尷尬﹐我只好在上班的路上買包奶打發自己。 睡覺時﹐先生有點生氣地問我﹕"蘆荻﹐是不是嫌棄我媽做飯不乾淨才不在家吃?"翻了一個身﹐他扔給我冷冷的脊背任憑我委屈的流淚。 最後﹐先生嘆氣﹕"蘆荻﹐就當是為了我﹐你在家吃早餐行不行?"我只好回到尷尬的早餐桌上。 那天早晨﹐我喝著婆婆燒的稀飯﹐忽然一陣反胃﹐肚子裡所有的東西都搶著嚮外奔跑﹐我拼命地壓製著不讓它們往上涌﹐但還是沒壓住﹐我扔下碗﹐衝進衛生間﹐吐得稀裡嘩啦。當我喘息著平定下來時﹐見婆婆夾雜著家鄉話的抱怨和哭聲﹐先生站在衛生間門口憤怒地望著我﹐我幹張著嘴巴說不出話﹐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 和 先生開始了第一次激烈的爭吵﹐婆婆先是瞪著眼看我們﹐然後起身﹐蹣跚著出門去了。先生恨恨地瞅了我一眼﹐下樓追婆婆去了。 意外迎來新生命﹐卻突然葬送了婆婆的性命! 整整三天﹐先生沒有回家﹐連電話都沒有。我正氣著﹐想想自從婆婆來後﹐我夠委屈自己了﹐還要我怎麼樣?莫明其妙的﹐我總想嘔吐﹐吃什麼都沒有胃口﹐加上亂七八糟的家事﹐心情差到了極點。 後來﹐還是同事說﹕"蘆荻﹐你臉色很差﹐還是去醫院看看吧。" 醫院檢查的結果是我懷孕了。我明白了那天早晨我為什麼突然嘔吐﹐幸福中夾著一絲幽怨﹕先生和作為過來人的婆婆﹐他們怎麼就絲毫沒有想到這呢? 在醫院門口﹐我看見了先生。僅僅三天沒見﹐他憔悴了許多。我本想轉身就走﹐但他的模樣讓我心疼﹐沒忍住﹐我喊了他。 先生循著聲音看見了我﹐卻好像不認識了﹐眼神裡有一絲藏不住院的厭惡﹐它們冰冷地刺傷了我。我跟自己說不要看他不要看他﹐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那時﹐我多想 向 先生大喊一聲﹕"親愛的我要給你生寶貝了!"然後被他舉起來﹐幸福地旋轉。 我希望的沒有發生。在出租車裡﹐我的眼淚才遲遲地落下來。為什麼一場爭吵就讓愛情糟糕到這樣的程度?回家後﹐我躺在床上想先生﹐想他滿眼的厭惡。我握著被子的一角哭了。 夜裡﹐家裡有翻抽屜的聲音。打開燈﹐我看見先生淚流滿面的臉。他正在拿錢。我冷冷地看著他﹐一聲不響。他對我視若不見﹐拿著存折和錢匆匆離開。或 許 先生是打算徹底離開我了。真是理智的男人﹐情與錢分得如此清楚。我冷笑了幾下﹐眼淚"嘩啦嘩啦 "的流下來。 第二天﹐我沒去上班。想徹底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緒﹐找先生好好談一次。 找到先生的公司﹐秘書有點奇怪地看著我說﹕"陳總的母親出了車禍﹐正在醫院裡呢。"我瞠目結舌。 飛奔到醫院﹐找到先生時﹐婆婆已經去了。先生一直不看我﹐一臉僵硬。 我望著婆婆幹瘦蒼白的臉﹐眼淚止不住﹕天哪!怎麼會是這樣? 直到安葬了婆婆﹐先生也沒跟我說一句話﹐甚至看我一眼都帶著深深的厭惡。關於車禍﹐我還是從別人嘴裡了解到大概﹐婆婆出門後迷迷糊糊地向車站走﹐她想回老家﹐先生越追她走得越快﹐穿過馬路時﹐一輛公交車迎面撞過來…… 我終於 明白了 先生的厭惡﹐如果那天早晨我沒有嘔吐﹐如果我們沒有爭吵﹐如果……在他的心昊﹐我是間接殺死他母親的罪人。 先生默不作聲搬進了婆婆的房間﹐每晚回來都滿聲酒氣。而我一直被愧疚和可憐的自尊壓得喘不過氣來﹐想跟他解釋﹐想跟他說我們快有孩子了﹐但看著他冰冷的眼神﹐又把所有的話都咽了回去。我寧願先生打我一頓或者罵我一頓﹐雖然這一切事故都不是我的故意。 日子一天一天地窒息著重覆下去﹐先生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我們僵持著﹐比陌路人還要尷尬。我是繫在他心上的死結。 一次﹐我路過一家西餐廳﹐穿過透明的落地窗﹐我看見先生和一個年輕女孩面對面坐著﹐他輕輕地為女孩攏了攏頭髮﹐我就明白了一切。先是呆﹐然後我進了西餐廳﹐站在先生面前﹐死死盯著他看﹐眼裡沒有一滴淚。我什麼也不想說﹐也無話可說。 女孩看看我﹐看看我先生﹐站起來想走﹐我先生伸手按住她﹐然後﹐同樣死死地﹐絕不示弱地看著我。我只能聽見自己緩慢的心跳﹐一下一下跳動在瀕臨死亡般的蒼白邊緣。輸了的是我﹐如果再站下去﹐我會和肚子裡的孩子一起倒下。 那一夜﹐先生沒回家﹐他用這樣的方式讓我明白﹕隨著婆婆的去世﹐我們的愛情也死了。先生再也沒有回來。有時﹐我下班回來﹐看見衣櫥被動過了──先生回來拿一點自己的東西。我不想給他打電話﹐原先還有試圖向他解釋一番的念頭﹐一切都徹底失去了。 我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去醫院體檢﹐每每看見有男人小心地扶著妻子去做體檢﹐我的心便碎提不像樣子。同事隱約勸我打掉算了﹐我豎決說不﹐我發瘋了一樣要生下這個孩子﹐也算對婆婆的死的補償吧。 我下班回來﹐先生坐在客廳裡﹐滿屋子煙霧彌漫﹐茶幾上擺著一張紙。沒必要看﹐我知道上面是什麼內容。 先生不在家的二個多月﹐我逐漸學會了平靜。我看著他﹐摘下帽子﹐說﹕"你等一下﹐我簽字。"先生看著我﹐眼神複雜﹐和我一樣。我一邊解大衣扣子一邊在心裡對自己說﹕"不哭不哭……"眼睛很疼﹐但我不讓它們流出眼淚。掛好大衣﹐先生的眼睛死死盯在我已隆起的肚子上。 我笑笑﹐走過去﹐拖過那張紙﹐看也不看﹐簽上自己的名字﹐推給他。 "蘆荻﹐你懷孕了?"自從婆婆出事後﹐這是先生第一次跟我說話。我再也管不住眼睛﹐眼淚"嘩啦"地流下來。 我說﹕"是啊﹐不過沒事﹐你可以走了。"先生沒走﹐黑暗裡﹐我們對望著。先生慢慢趴在我身上﹐眼淚滲透了被子。而在我心裡﹐很多東西已經很遠了﹐遠到即使我奔跑都拿不到了。 不記得先生跟我說過多少遍"對不起"了﹐我也曾經以為自己會原諒﹐卻不能﹐在西餐廳先生當著那個女孩的面﹐他看我的冰冷的眼神﹐這輩子﹐我忘記不了。 我們在彼此心上劃下了深深的傷痕。我的﹐是無意的;他的﹐是刻意的。期待冰釋前嫌﹐但過去的已無法重來!除了想起肚子裡的孩子時心裡是暖的﹐而對先生﹐我心冷如霜﹐不吃他買的任何東西﹐不要他的任何禮物﹐不跟他說話。從在那張紙上簽字起﹐婚姻以及愛情統統在我的心裡消亡。有 時 先生試圖回臥室﹐他來﹐我就去客廳﹐先生只好睡回婆婆的房間。 夜裡﹐ 從 先生的房間有時會傳來輕微的呻吟﹐我一聲不響。這是他習慣玩的伎倆﹐以前只要我不理他了﹐他就裝病﹐我就乖乖投降﹐關心他怎麼了﹐他就一把抓住我哈哈大笑。他忘記了﹐那時﹐我會心疼是因為有愛情﹐現在﹐我們還有什麼? 先生用呻吟斷斷續續待續到孩子出生。他幾乎每天都在給孩子買東西﹐嬰兒用品﹐兒童用品﹐以及孩子喜歡的書﹐一包包的﹐快把他的房間堆滿了。我知道他是用這樣的方式感動我﹐而我已經不為所動。他只好關在房間裡﹐用電腦"□哩啪啦"敲字﹐或許他正網戀﹐但對我已經是無所謂的事了。 轉年春未的一個深夜﹐劇烈的腹痛讓我大喊一聲﹐先生一個箭步衝進來﹐好像他根本就沒脫衣服睡覺﹐為的就是等這個時刻的到來。先生背起我就往樓下跑﹐攔車﹐一路上緊緊地攥著我的手﹐不停地給我擦掉額上的汗。到了醫院﹐背起我就往產科跑。 趴在他幹瘦而溫暖的背上﹐一個念頭忽然闖進習裡﹕這一生﹐誰還會像他這樣疼愛我?先生扶著產房的門﹐看著我進去﹐眼神暖融融的我忍著陣痛對他笑了一下。 從產房出來﹐先生望著我和兒子﹐眼睛濕濕地笑啊笑啊的。我摸了一下他的手。先生望著我﹐微笑﹐然後﹐緩慢而疲憊地軟塌塌倒下去。我痛喊他的名字…… 先生笑著﹐沒睜開疲憊的眼睛……我以為再也不會為先生流一滴淚﹐事實卻是﹐從沒有過如此劇烈的疼撕扯著我的身體。 醫生說﹐我先生的肝癌發現時已是晚期﹐他能堅持這麼久是絕對的奇蹟。 我問醫生什麼時候發現的?醫生說五個月前﹐然後安慰我﹕"準備後事吧。" 我不顧護士的阻攔﹐回家﹐衝進先生的房間打開電腦﹐心一下子被疼窒息了。先生的肝癌在五個月前就已發現﹐他的呻吟是真的﹐我居然還以為……電腦上的 20萬字﹐是先生寫給兒子的留言﹕ 孩子﹐為了你﹐我一直在堅持﹐等看你一眼再倒下﹐是我現在最大的願望……我知道﹐你的一生會有很多快樂或者遇到挫折﹐如果我能夠陪你經歷這個成長歷程﹐該是多麼快樂﹐但爸爸沒有這個機會了。爸爸在電腦上﹐把你一生可能遇到的問題一一地寫下來﹐等你遇到這些問題時﹐可以參考爸爸的意見………… 孩子﹐寫完這20多萬字﹐我感覺像陪你經歷了整個成長過程。真的﹐爸爸很快樂。好好愛你的媽媽﹐她很辛苦﹐是最愛你的人﹐也是我最愛的人……從兒子去幼兒園到讀小學﹐讀中學﹐大學﹐到工作以及愛情遙方方面面﹐事無巨細都寫到了。 先生也給我寫了信﹕ 親愛的﹐娶了你是我一輩子最大的幸福﹐原諒我對你的傷害﹐原諒我隱瞞了病情﹐因為我想讓你有個好的心情等待孩子的出生……親愛的﹐如果你哭了﹐說明你已經原諒我了﹐我就笑了﹐謝謝你一直愛我……這些禮物﹐我擔心沒有機會親自送給孩子了﹐麻煩你每年替我送他幾份禮物﹐包裝盒子上都寫著送禮物的日期…… 回到醫院﹐先生依舊在昏迷中。 我把兒子抱過來﹐放在他身邊﹐我說﹕"你睜開眼笑一下﹐我要讓兒子記住他在你懷抱裡的溫暖……"先生艱難地睜開眼﹐微微地笑了一下。 兒子偎依在他懷裡﹐舞動粉色的小手。 我"喀嚓喀嚓"按快門﹐淚水在臉上恣意地流…… 親愛的朋友們 : 轉傳一篇感人的文章與你們分享,在你看完了故事,並哭紅了你的雙眼時,記得這個故事警惕我們,有話要講出來,不要憋在心裡,導致更大的誤會更不要跟你所愛的人嘔氣太久,或是做出讓彼此無法挽回的錯誤,誰知道,明天會怎樣呢,你說是不是 ? 曾看過一句話,非常受用 : [ 如果發現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對你現在所說所做的事情會不會後悔?行動說話之前想一想,不要造成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 ] 图片 1

從錢小豪掛臘鴨開始,
故事的每一寸發展
都在暗示他處在彌留的幻覺中
爾這幻覺和現實的連結
有兩條線
一是身體的掙扎、束縛與幻覺中打鬥、捆綁
還有記憶中的兒子和幻覺中的小白

 我的朋友告訴我,小白是在一個月大的時候被她叔叔抱回去的家裡。那時候是暑假,她正呆在家中等待著八月中旬的實習,初次見面時, 她看到一雙眼睛似磨砂藍的黑土狗,在一個陌生又即將熟悉的環境里東張西望,舉步不止。原本就愛狗的她看到驚喜不已, 自從好幾年前她家一只叫杰米的狗失蹤后, 她已經沒有與什麼狗有過關係。但現在不一樣了,她的家 開始要與一個新的成員一起生活了。狗是她爸托她叔買來的,因為她時不時總會吐露希望家里有只狗。她爸和她叔喝茶著,碎語閒談那邊有幾只狗,怎麼的比較狗最後抱了這隻小黑狗,她的母親是極力反對養狗的,因為有只杰米,全身白毛的串串狗,總是髒兮兮的,還會有處理不完的跳蚤,這使得她母親反感。哥哥倒是無所謂 無聊就消遣狗兒玩,倒是嫂子懷孕 不願意接觸寵物。在這對於小狗到來的微妙的關係里。這似藍色眼睛的小仔,在時間劃過話語間已經佔領了幾處勝地,我的朋友一邊拿報紙鋪上去,一邊在他快尿的時候替他去外邊。雖然結局并沒有皆大歡喜, 這小仔還是不懂她的用意何在。

什么事都得自己做会很累。

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是錢小豪的矛盾且分裂的精神狀態

 一個月的日子里,她和她哥哥你來我去的爭著取名,最後把黑狗取名小白。她雖不悅卻也不多在意,這個月里 她隔三差五給小白洗澡,知道他怕水沖洗頭部,總是圍著圍巾抱著他再把洗澡流程走下來, 她給她姐拿來了去虱劑,沐浴露,狗糧狗窩,還有一把鐵梳。她用毛巾把他包囊起來,在一起坐在狗窩上面,用電風吹吹著他的黑毛。他左鉆右躲然并卵。期間,她經常陪他玩,拿狗糧訓練他,給他吃一個,然後喊 坐下 ,接著在他的尾部按下去,示意動作,反反復復,他已經可以配合她坐下,趴下,咬網球交回她的手上。那一個多月的日子真是快樂。她看著後來去打印出來的照片總是時不時的回想起來。而如今,她在餐桌吃飯,會想起她腳下有雙磨砂似藍眼睛在渴望、她下樓梯,會想起那個地方曾經是他愛躺著的地方、她在後門的草地上,會想起由於給他吃太多骨頭而使他大便困難的樣子、她會回憶卻也笑不出來,然後她問我,這種是什麼感覺,她不知道這個算不算就是難過。

阿九代表求生意志,
他快走到生命盡頭想抓住時間,不擇手段
他爲了續命就嘗試養鬼仔、以生人為誘餌逼陳友一起抓雙生兒魂魄。

 由於開始實習, 她在離家坐公交大約一個半小時鎮上工作,開始是學習培訓,上班不累,所以她約一個星期回一次家,自從她開始去工作,沒人照顧小白, 她父親因為工作,會在飯間喂食,其餘時間就把他栓在門前,因為天氣炎熱的原因,中午再換至門後,她回來,發現她的小白長大了,小白見她 會把繩子拉的緊緊的,要去跳上她,尾巴使勁的搖,她發現,大家都很忙,沒人給小白洗漱,以至於回家時她總會給小白洗澡,然後抱怨家人對小白不夠好,媽媽表明她只會在沒人餵養時確保他不餓。她不開心,也無話可說。哥哥說她別抱怨老爸,老媽不管 老爸在喂他 也給他換地方歇息,期間是否討論過將他送人她說她已經記不清楚了,她說她清楚的是那天中午她回家,小白怕在門前,前面有兩小攤的黃色口水, 然後見到她懶洋洋的爬起來 搖著無力的尾巴,她沒有在意那兩天黃色口水是什麼東西,她只知道他的精神不太好,便問母親,怎麼這麼沒精神,母親說 他這幾天都不吃東西,她說要帶他去看醫生,可那時候她的全身只有五十元。詫異的她想到以前杰米生病都是給他洗澡就活蹦亂跳的,於是她馬上去沖好了水帶他洗浴。一般洗澡完狗狗會想吃東西,剛好那天中午煮了她和他都喜歡的米粉團,她挑起幾塊肉給他,他嗅了嗅,然後趴下,她把肉送往他嘴邊,他一點兒也不開口。於是她又拿起了狗糧,他一樣 無動於衷。回家除了和狗玩期間她也回自己房間瞎忙些東西,待她閒事下來,小白的狀態依然沒有改善, 午後 她看到小白在門前乾嘔著,卻沒有東西可以給他吐出來,只有一些黃色的液體。她開始急躁擔心了,可是她家在農村,她不知道要怎麼辦,她跑去二樓,告訴爸媽她要帶他去看醫生,可是父母表示一隻狗而已並不需要如此,母親看她著急的樣子便說了離家不到五公里有個地方會給狗打針,可能狗中暑了,於是她把狗放入一個箱子裡面,在把箱子放在電瓶車下面,載著他來到母親說的這個地方, 打針的是個中年女人,一頭短髮,廳她說要給狗打針什麼也沒說, 劃開兩瓶小藥水,吸入針管里, 讓她按住他怕他會動,於是他緊緊握著,那個短髮女人迅速將針管擦入狗的脖子上 不及一秒針管邊已出來,她的心抖了一下,付了錢,遍將小白抱回箱子中,回家了, 到家抱起小白時,他突然吐了一大口透明白水在她腿上。她放他下來 他比之前更加的憔悴,四肢不穩, 不就,遍開始從口中流著一絲的粘稠透明液體,一絲絲,一絲絲的,她不知如何是好,她問父親 父親說那些臟東西,吐出來就好了,她等了好久,那些還是流不完,她又回去那個短髮女人那裡問她 那個短髮女人看著她 告訴她 過一會兒就好了,然後她想到她男朋友之前有只狗也叫小白,得了狗瘟,最後幾天他給她喝葡萄糖,給他吐生雞蛋,她給那個短髮女人也拿了一瓶,然後要了一隻不帶針管的管子回去照她看過的方法給他做了一遍,傍晚時分,陽光不再刺痛,可小白爬在貨車下面,白色粘液順著他的口,流到了土壤上。聽說狗生病了放土上會好起來, 為什麼對小白還是不管用,時間從小白與她的對望眼神溜掉了,她解讀不來小白眼神的意思, 他似乎已經疼得不行,嘴巴吐 吐不出東西,屁股也開始作怪,流下類似西紅柿的血水。 他顛顛地站起來,在顛顛的走兩下,最後卻是大力的趴了下去,他歪著頭紅著眼看著她,期間他休息在家的樓下,那些分泌物發臭,惹得母親一直對著他喊 出去 出去。。她心裡可憐著他 她很想問母親 如果生病的是她 她會怎樣呢。。但她沒有說什麼,抱著小白出去了,哥哥給她百度查了症狀,跟她說是病毒 可能會傳染,她父親廳了 命令她不准靠近他,她看著小白 她開始在後門對著父親和哥哥大哭, 求他們帶他去寵物醫院看病,那一天下來,她眼看著微胖的小白瘦成皮包骨,撫摸下去像骷髏,她父親說要把他送別人,要把他扔掉,她哭得更大聲了,然後她父親走了,她求著他哥 載她到鎮上去 錢她會還,他哥不忍心,於是他們就上路了。路上小白趴在貨車後庫,吃力的爬起來 再傾斜的倒下去,她除了哭,她無計可施。到了醫院,醫生詢問了症狀,看著狗,然後給他做了檢查,醫生邊做著檢查,邊詢問他平時的飲食,詢問了開始不吃東西的時間,她都沒有關注,平時也隨便給他吃,醫生說狗不能吃巧克力,不能吃鹹的,一不吃東西就是有問題就該立馬就醫,拖太久 就更嚴重了, 聽到她抱他去給土醫打針 更是無奈的說那種強降溫劑加重狗的病情,她的內心不能平復, 最後測試結果是細小病毒,她想起她甚至沒有帶他去打疫苗,她喜歡狗,可她并不懂怎麼照顧狗,怎麼才是愛狗,醫生說這種病只能打點滴,喂東西都會吐出來也會更難受,她想起她下午在灌她葡萄糖,她開始覺得自己是一把無形的刀,以愛的名字病機亂投醫。要接受治療,時間又晚了,檢測和先給狗狗打了5針的藥費已經上500元了,若是治療可以整個晚上打點滴,但需陪伴,醫生加班費200元,一個晚上下來費用不小,當聽到這些又聽到那天是重要時刻,即使點滴也不一定能讓他稱過去的時候,她開始抱著她哥哭,他哥告訴她這樣就夠了,不繼續治療了,如果回去父親知道一定把她打死。她心裡清楚她沒有錢,也沒人會給她出錢,雖然嘴上喊著不要,心裡卻妥協了一半。她求著醫生能不能便宜點的時候,醫生表示不是他開的店做不了主,她說,她當時真的除了哭再不知道該怎麼做。後來,醫生說會給他打針,帶回家如果過了一個晚上挺住了明天再帶過去。 她和她哥聽從了。當晚 她像工作單位請了假,回到家 她摸著他的頭,“乖,挺住” 然後她去樓上換了衣服準備陪他,父親問她狗怎麼樣,她說可能挺不過今晚,父親著急了喊著 帶過去旁邊的場地不要死在家裡。她不願意理看著父親下去她也下了,樓下黑黑的,她開燈時看到他小嘴微微張開,吐著半舌頭,再也不殘喘了,,她喊著小白一直哭,父親在旁邊粗言表示晦氣,示意兒子把狗帶出去丟了,她不甘心,講狗從籠子抱出來放箱子時,以前那有力飽暖的身體卻一瞬成為軟泥。 哥哥說狗死了要順著水走,於是他們騎車到一條以前是小溪如今卻是水溝的地方, 然後將銀鷺礦泉水箱子和裡面的他一起丟下水里,那是已經是凌晨,萬物俱靜,她也只剩抽泣。

梅姨代表絕望的愛
她明知道冬叔已逝卻執意挽留,不計後果
她爲了再見冬叔,願意藏尸煉屍,看見看更上來阿九神壇查問一人用香爐砸死了看更,極其殘忍困小白進洗手間喂冬叔吃。

 聽說那一天是一五年的九月三號。而小白才3,4個月大

啊友代表死亡
他是破壞阿九梅姨執念的公正力量,冷酷無情
爲了查出阿九的陰謀,啊友不惜犧牲了看更和小白深入阿九神壇和梅姨家裡。

東叔代表錢小豪的自我
似乎是死去了,卻又未離去。被求生意志操控,在絕望的愛中滋長,結束在死亡的手上。

阿鳳代表恐懼
她在親眼目睹家中慘劇之後,流連在家附近卻從不得入室內,恐懼釋放了求生意志的慾望(阿鳳親手放了雙生兒的鬼魂出來),卻被。

小白代表希望
他是乖巧的孩子,錢小豪心中對兒子的愛的投射,是故事中錢小豪最想保護的人,守護著恐懼,但被絕望的愛謀殺掉了

話說,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鮑起靜困住個細路入廁所喂僵尸的情景。。。不恐怖,但是很糾結。。。

本文由亚洲必赢登陆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主人是他的一生,多謝清水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