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影视影评 2019-08-22 00: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登陆网址 > 影视影评 > 正文

也是僵尸电影的句点,如果你也怀念林正英

  看到最后有惊喜。

    【师傅不在了,天塌下来只能自己扛】
    
    昨晚老公嘲笑我,一部恐怖片,看得这么肝肠寸断涕泪横流的,古往今来也不多了。
    是啊,看恐怖片看得这么伤感。因为实在是太多细节太抓人,曾经那个威风凛凛的师傅林正英已经不在了,曾经那个鬼马搞笑的许冠英也不在了,只剩下英雄迟暮的钱小豪,和老气横秋的陈友。捉僵尸几人组已经人丁单薄,曾经的恐怖片中带着一些搞笑的氛围也一去不复返了。以前不管怎么折腾,天塌下来只要冲回去喊声“师傅!”,林正英总能有办法捉住僵尸,结局皆大欢喜。如今钱小豪只能拿命去博,可惜这一腔热血就像那截脆弱的烟灰,很快就消失在严酷的现实里。
    卢海鹏演的保安燕叔,有着小市民的市侩,明明知道2442是凶宅,还对钱小豪闭口不提。但是他也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救助惠英红和她的儿子,最后也因为“多管闲事”送命。他难道不知道梅姨家有古怪?知道,所以他带了糖,洒在地上,试探她家是否真的有邪门的事物。他难道不知道此行有凶险?知道,所以他先去求助陈友道长,在求助未果的情况下选择了孤身前往。小人物谱写了一曲悲壮的行侠正义之歌。
    惠英红演的疯女人,我看了很多影评觉得她演这类角色太多,已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其实是本片出彩的老戏骨太多太多,掩盖了她的风采吧。看完她的故事突然很想说“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三世因果,循环不失”。她并不是真疯,只是选择逃避很多事实。自己的房子因为老公作孽导致恶鬼横行不能入住,放弃是不甘心,面对恶鬼又害怕得无法行动。她的胆小怯懦害了很多人,因为害怕,看到吴耀汉死亡的真相不敢告诉梅姨,也不敢告诉钱小豪,连自己的孩子都没说。算不算间接导致了自己孩子的死于非命?到最后为了找到自己的孩子,那么胆小的人也敢面对恶鬼,甚至为了报仇敢去和僵尸拼命,也是极其的可悲可敬。
    炒糯米饭的陈友道长,是个非常复杂的人,一方面他极其的冷漠,不关自己的事情高高挂起。联想他小时候的童年经历,自己的父亲明明是去捉鬼救人的,却要低三下四的跟别人求情,世道已经沦丧至此,难怪他对自己的道术并不引以为豪,反而隐隐约约有种不屑的感觉。钱小豪的求助和卢海鹏的求助都没有打动他,明明闻到了梅姨身上的味道,却一次次装傻,眼睁睁看着小白走进那个诡异的房间,也未曾阻止。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出手。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悲天悯人的老好人,给鬼魂送上一碗糯米饭,第一个冲出去救钱小豪的命,第二次听到异动明明知道被阿九算计,还是合力去降鬼救人。影片的最后为了救人豁了命去拼,一只胳膊活活被拧断的痛苦绝不是常人能承受的。他的父亲为了救人丧失了性命,明明很鄙视这种行为,最终却是义无反顾的走上这条不归路。看得时候非常心疼,陈友不应该是带着圆眼镜在僵尸片里负责鬼马搞笑的桥段么,为何要背负这样沉重的使命,僵尸片的没落,这些典型的僵尸片人物形象也走向了末路。
    吴耀汉演的冬叔镜头不多,但是给人印象绝对深刻,每个动作都好带戏。不过这部影片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梅姨鲍起静。没看过鲍起静别的影片,第一次看她不过是个小心翼翼的好心肠老阿姨,唯一一个主动告诉钱小豪,你住的房子不干净,早点走吧。免费帮街坊领居缝衣服,老公说句脏话都觉得不应该,活得细腻而单纯。改变是从一梦初醒开始的,隐隐约约知道丈夫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但是又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去求邪气逼人的阿九续命,缝补针线的手开始沾满血腥。嚎啕大哭的那段简直快把我的心都揪起来了,就算心里明明知道,老公再也回不来了,面前的这个怪物是那样的嗜血而陌生,还是抵死不愿意放弃最后一丝丝的希望。如果说爆起杀燕叔的片段是临时起意,那么把小白推出去喂僵尸绝对是预谋已久的。个人觉得清水崇监制给了女鬼太多的戏份,咒怨系的恐怖并不能让我心生惧意,但是梅姨带着小白,推开卫生间门的那一瞬间,才是整部影片最让我毛骨悚然的一瞬间。打开门,关上门,一个动作就终结了那么信赖梅姨的小白的生命,小男孩无助的哭泣让梅姨心开始乱了,说到这里不得不提麦浚龙的音乐功底,这部片子很多地方的音乐非常出彩。僵尸虐杀小男孩的音效被淡化,镜头里只有梅姨惊恐的面部表情和象征人物心理斗争的音乐。是整部片子个人认为最有看点的部分。
    说到结局。钱小豪给自己安排了一个轰轰烈烈的死法。南柯一梦,又有人说这是钱小豪进入了平行世界,这个世界里没有僵尸没有恶鬼,大家都卑微而平淡的生活着,只有自己默默的死去。其实一直很逃避去描述钱小豪这个角色,在我眼里他还是当年那个蜷缩在师傅羽翼下常常会犯错的热血小徒弟。而不是这个热血依旧,却在现实生活中撞得头破血流,不为世人所容,孤单自缢的过气影星。没有师傅,没有师兄,只剩下自己所剩无几的一腔热血和逐渐年迈的身躯,向着邪恶发出最后的攻击,何其的悲壮和惨不忍睹。
    糯米红线仍犹在 只是再无林正英!明天开始补僵尸先生之类的片子,不管剧情看了多少遍,只要那时候的林正英还在,许冠英还那么搞怪,钱小豪还那么年轻,天塌下来有师傅顶着,不会这么孤零零的一个人把我虐成渣。
   致敬,再也回不来的青春,致敬,香港僵尸片的黄金年代,致敬,有爱的捉僵尸三人组!

我个人是非常喜欢这部电影的,也是第一次,看完一部僵尸电影,不是觉得恐怖,而是觉得伤感。

  昨晚在微博上看到了这部剧的介绍,不为别的,单单是看到“陈友”、“鲍起静”、“吴耀汉”,”惠英红“和“导演—麦浚龙”这几个名都忍不住点开了好心人分享的视频地址。
  正如好心人话,“分享盗版影片不道德“,但在这个体制下,不这样做,我们永远地也许就丧失了太多看到好电影的机会,或许见仁见智,有些时候,我们也还是要不道德一次。

有影评说,这部电影,情怀多余,诚意十足,因为洋气太重。我个人却认为,这部电影,是情怀满分,诚意十足。

  几个老戏骨纷纷加盟一部僵尸片,会是为了什么?为了给所谓富二代拍部烂戏?一定不会是这样。而JUNO的歌也听过几首,林夕、wyman作词给他,也不会仅仅为了MONEY这么简单。这个人,我信真是有那么点才华的,这次,他做导演,还找来了清水崇(百度之后发觉此人是咒怨老窦,哇塞,失敬失敬)这个日本恐怖片大佬合作,又有”打八分“的言论撑,我想看一眼也无妨。
  
  典型的老港鬼片开头,屋村、污糟邋遢、落魄男人、灰暗的色调,听着熟悉的粤语,还误以为是在看几十年前的老片子。
  不过僵尸片,以前都系看林正英,现在呢?
  说到林正英,那个男猪脚我一路看一路觉得眼熟,却怎么都想不起,直到中途才猛然想起,哇,那不是道长的徒弟嘛?当时的小靓仔,现在都成了中年老大叔。

对于僵尸电影,在我心里,是有满满的回忆,和不可磨灭的地位的。不知道大家的童年是不是都是差不多的,很久以前的我,出生在广东的某个小镇,家里曾开着一间小音像店,受港片的影响非常大,可以说,除了动画片和电视剧,单说电影的话,几乎都是港片了。不过那时候也是港片的黄金期,想必,大家都是差不多的。

  开头好几个人物交替出现,但是并没有讲出各自联系。
  燕叔带男人上门,还要先拜祭拜祭;哪知道男人要自杀,后被师傅陈友救下;男人去吃友家的炒糯米饭,梅姨主动跟他说了说话;梅姨老公冬陆续出现,讲话诸多笑点(吴耀汉老人家确实是老人家,皮肤皱皱,两眼无神,然而讲话中气十足,骂起人来毫不留情);2442门口偷吃鸡的女人,以及她满头白发的儿子”小白“……几十分钟过去,这些主演啦副演都纷纷亮相了,但半条僵尸都没出现。
  本人也看的眼蒙蒙了。
  这跟以往的僵尸片很不同,从前是一上来就先搞笑,搞笑完就冲突,打着打着自然出现僵尸,然后道士出山收复他,最后皆大欢喜。麦则不然,他的叙事很分散,这边一点,那边一点,跟开头的那种悲凉感很搭调,但让观众我实在摸不着头脑,僵尸呢?没僵尸叫什么”僵尸“?

童年陪伴我的,很多时候,都是那部VCD机和老电视,家里的所有影碟,只要是僵尸片和鬼片,都被我和小伙伴翻出来看过了,现在想想,那时候看的电影还比现在每个星期看一部多得多呢,笑~

  继续看下去,倒苦水的环节多了几个,陈友身为道士,如今炒糯米饭,全都是”稳食艰难“所致,21世纪,没僵尸了,他们没事做了。
  小白的妈,因为变态老公猥亵补课双胞胎女,杀人事件于是发生,本住在2442的她由于被血腥场面吓到,成了精神病人。
  梅姨的老公冬,出门倒垃圾却跌下楼梯……

随着年龄的增长,僵尸电影开始退出中国恐怖片市场的舞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看日本恐怖片,那才是时尚,随之,我们开始看欧美丧尸片,那才是主流。僵尸电影随着林正英和许冠英的逝去而逝去了,期间曾有人做过努力和创新,但都没有收到有多大的反响。

  渐渐地,一件2442的命案才把所有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两位受屈而死自杀的女鬼,一个黑衣人道人的介入,梅姨那种希望老公回来的极端心理,种种结合,僵尸出炉。

同样,麦浚龙执导的这部《僵尸》也仅在香港和台湾上映了,虽说也并没有在中国大陆泛起多大的波澜,但在香港也取得了1100万的票房成绩,也算是非常不俗了。在大陆,除非僵尸电影发烧友,相信也很少朋友知道这部电影,但是,我还是推荐不怕恐怖片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这部电影。应该不会让你失望。

  这部剧里的老面孔,不由让我想起从前那些香港僵尸片,《一眉道人》、《僵尸先生》、《人吓鬼》等等,这些都是7、80年代的辉煌鼎盛,连我这90后也爱看的很。所谓,恐怖片鬼片,不一定是要血腥阴暗分分钟出人意表,拉长舌头的女鬼也都可以不要,恐怖气氛的制造却比较重要。而看回麦这部,同样如此,看饿了大半也并不恐怖,但却在很多地方都让人产生悚然感,好像我们已经身处这栋大楼,我们自己都身陷其中,探求着 僵尸 何时出现。

说回到这部电影本身的话,抛开情怀讲,也算是很有创新且诚意十足的片子了。

  事实真相最后被友拆穿,一切其实都是黑衣老道的阴谋,他要续命,于是找上了两姊妹的魂魄,而最好的容器不是别的,是一个活人,而垂垂老矣的冬,再加上能利用梅姨的丧夫之痛对付其他人,这对夫妻,恰恰成了一个再完美不过的靶。
  僵尸不是天然而有,而是”炼出来“的,经过重重磨难,续命之术却没成型,倒是把恐怖僵尸搞了出来,直至这些真相被揭开,麦还是用很沉痛的手法继续拍下去,营救活动开始,男猪脚终于发挥了他的效果,帮助”师父“抓僵尸,一切放佛回到了当年。
  一部港剧,没有丝毫的笑果,而我完整的看到了【剧终】。

导演麦浚龙可能大家都比较陌生,其实我也挺陌生,当知道导演是他时,我非常吃惊。麦浚龙!唱《耿耿于怀》的那个香港歌手吗?

  影片的副标题是”七日重生“,很明显,这还是沿用了古老中国的那些说法,七日回魂。包括剧中的道具、符咒都是传统僵尸片里见得到的,朱砂笔,黑狗血和黄符纸,而非创新过头拿一个十字架对付帅气的苍白美少年(23333)。他的僵尸故事事实上并不讨喜,很悲观,很沉闷,最终好像是一个皆大欢死的半开放式结局,透过钱小豪的眼,这个世界不再有神力,他死了便死了,道士、法师……都只是普通人。

看他的资料,意外除了年轻外还家境富有,情怀满满,只为致敬,不求回报。虽说这样说可能会有人KY,还不是有钱才能这样任性。但是看过这部电影的都不会否认麦浚龙的才华和诚意。豆瓣有个网友说得好,这才是真正的致青春。

  日本元素的加入大概是一个有些违和的创新点?血浆大量的使用,断手断脚啦,刺刀分分钟切腹啦,鬼魂怪异的姿态,扭曲的身体等,清水崇使这一部电影出现了不少咒怨的那种恐怖feeling,看评论似乎褒贬不一,就我本人是觉得有些离奇,毕竟看着林正英长大,完全没办法爱上Edward式僵尸的我,还是偏爱稍微中式的元素。

你去看看现在市场上年轻导演的“致青春”的电影,到底谁在致青春,致的是谁的青春,谁又在捞钱,谁又有诚意,明眼的观众一目了然。避免拉踩的嫌疑,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大家自行感受。

  看不懂的地方有之,决定再看多一回,希望能明白那只表的内涵。

整部电影的节奏把握得特别好,细节处理得非常认真,没有让我尴尬的点。“稳”,是这部电影给我的第一好印象,没有年轻导演的浮躁,力求每个布景和细节都烘托气氛,甚至有很多细节都在致敬僵尸电影,例如隐世的道士自嘲说,现在糯米都只能拿来作糯米饭了等等。这份用心,已是难得。


我也做个好心人

这是电影一开始的布景,残旧破落的大楼,男主要住进这一栋楼,但看建筑,恐怖的氛围就已经很足了。如果说这只是开头吸引人,那后面的布景,则是抓人了。生活烟火气与破旧老楼的恐怖之间的平衡把握得非常好,特别是梅姨的房子,这里留白给想要看的观众一个悬念。

而作为一部恐怖电影,必不可少的自然是恐怖元素。麦浚龙请来了清水崇作监制。没错,就是那个用《咒怨》给无数观众留下难以磨灭阴影的日本的清水崇(感受到作为咒怨受害者的我那咬牙切齿了吗,两三天晚上不敢关灯睡觉啊)。

清水崇的加入,带入不少日本恐怖片的元素,特别是他个人恐怖作品的青灰阴冷格调,特别是那那两个女鬼出现的时候和男主回忆家人的部分,马上映入脑海的就是,这可不就是清水崇!

这也是让这部电影有所争议的一个点,加上一些血腥恐怖元素,让整部电影,相比较起说这是一部传统的僵尸电影,还不如说是一部cult电影,所以很多说不能接受,觉得拍成这样就不是僵尸电影了,但我觉得,这个大胆的尝试才是这部电影最好的地方,这点后面会详细讲到。

这部电影还妙在哪,就是演员的选择。即使是配角,也有陈友,惠英红,楼南光,鲍起静,卢海鹏,吴耀汉,钟发。

这些港片的老戏骨,没有一个是靠“脸”吃饭,实实在在的港片符号在那里,演技在那里,特别是鲍起静饰演的梅姨绕着她死去正在变成僵尸的老公变走边说话的那段长镜头,情感的起伏和转变一气呵成,看得很多网友说看老戏骨飙戏就是过瘾。

而男主的设定是最妙的,“一个演惯僵尸片但已无片可拍的老演员,并且家庭生活不幸,妻离子散的他搬到一座阴森诡谲的大厦,只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却遇上隐世的天师阿友后引发的故事。”

而这种设定的男主是谁扮演的?

是钱小豪,钱小豪又是谁?是当年主演过《僵尸先生》的老牌动作影星,在片中出演“过气明星”谁比他更合适?简直像是量身定做。

电影中更是放出钱小豪与林正英,许冠英,张曼玉等现实中的合照,和僵尸戏服,这种致敬,真的岂是一个妙字了得,拍手叫好的同时,又带出一份戏如人生的伤感。

戏到最后,才反转说在这栋楼里发生的一切稀奇古怪的事,都是男主上吊死前在脑海里上映的自己幻想的最后一部电影,和强行因为“建国之后不许成精”而洗白不同,这段的用意,加深了僵尸电影时代的过去的伤感,也是对现在僵尸电影处境的一个悲伤但又残酷的展现。

最后的五分钟,导演麦浚龙也给过一些解释:“我希望去说一个关于希望,一个被遗忘的恐惧的故事,小豪他在电影里上吊,通过回光返照寻找失落的家庭,寻找尊严,找到自我,这是一种探索,最后的镜头,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到,他笑着离开,我觉得这就是希望。”

他说的很隐晦,不详尽,而我理解他所谓的希望。正如前面我所说的,这部电影加入的很多创新元素,让人们觉得这不是一部纯正的僵尸电影,没有以往的抓鬼的刺激,没有幽默搞笑,怎么品,都不是原来的味道。

但是现在是现代社会。要拍纯正的原汁原味的僵尸电影还有可能吗?没有时代背景,没有林正英,再怎么拍,也都不会是以前的僵尸电影了,怎么拍,都是在圈在以前的套路里了。这种状况,需要加入创新,僵尸电影才可能继续。

比如欧美的丧尸片,结合现代的时代背景,生化危机,才有丧尸,可是僵尸和丧尸并不是等同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和西方所谓的吸血鬼,也是不一样的,它更加局限。

创新一直都有人在做,包括模仿西方吸血鬼浪漫化的《我和僵尸有个约会》,16年的电影《僵尸来了之伏魔夜》、TVB16年新剧《僵》,无论哪种创新,都是把时代放到现代来合理化,僵尸只能往前走了,不可能再往后退了。而麦浚龙做的一系列尝试,就是它所谓的“希望”吧,僵尸电影的希望。

而我又为什么说这又是句点呢。其实我觉得,麦浚龙在说出致敬时,在奠定这部电影悲剧压抑的色彩时,他自己也许也是知道的吧,僵尸的时代真的结束了,该翻篇了,它只能存在在我们的回忆中。正如那些创新,翻起波澜的,除了《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大多没有多少声息。

他抓住最后的“希望”放手一搏,最后坦然而无愧于心地说出,这是致敬。

他努力过了,懂的人都懂。

这篇文章,致敬林正英,小时候害怕僵尸,可是只要林正英在,变不再害怕,变得安心。

如果大家喜欢我写的东西,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天生这么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鹌鹑小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亚洲必赢登陆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也是僵尸电影的句点,如果你也怀念林正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