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影视影评 2019-08-22 00: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登陆网址 > 影视影评 > 正文

没想到人生比电影更荒谬,夜静更深对朗月

结局嘛,一开始有点儿不能接受,后来想想也就好了,小豪死前的YY罢了,最后现实,梅姨接受了丈夫的离去,九叔也不是逆天借命,而是吃苹果。。儿子前来认尸,也不是小孩儿而是大人,不太理解,小豪的记忆支离破碎了?也有人说,电影是真实的。小豪死之后,才是他幻想的,他想的,吴耀汉的老婆已经接受了吴去世的心情,而九叔也是一个医生等等,而最重要的是他儿子他幻想他死后他儿子来认尸。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虚幻与现实,其实每个人看到的东西不同,想法也就不一样。也许是自己对曾经的执念,就如同片头中,电影世界荒谬,没想到人生比电影更荒谬。

表弟现在应该已经不记得当年他拉着那个满脸不情愿的小姐姐在老家的街上找店租港产僵尸片的情景了吧。即使在90年代,港产僵尸片、灵异片也仍然流行在大陆沿海的小城市里。林正英、许冠英的《僵尸先生》系列,黄百鸣、钱小豪的《开心鬼》系列,和日本的《午夜凶灵》、《乡村教师》一起,成为小学生、初中生们在课余带着恐惧而又兴奋的表情所津津乐道的话题。90年代末,香港亚视还出了一部很有意思的僵尸爱情电视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不同于日本灵异片的极度惊悚,80年代到90年代香港制造的灵异片走的是轻松幽默的路子,像大多数港产影片一样富于生活气息,又或者是奇幻武打路线(如洪金宝监制系列)。其实,如果把徐克的《倩女幽魂》(1987年)也看作是其中的一分子的话,那么人与鬼延续的仍然是人间的爱与恨。

我是个很懒的人,基本不爱写观后感。
  
  有几部电影例外,一部是热泪伤痕【真好看啊,看完后在快要绝望到撕裂世界的情绪中一点点地自我恢复咬紧牙关继续热爱生活的感受】,第二部就是地狱之门,第三部是一部短片,第四部应该就是这部了。
  
  而对这部萌生写点观后感的原因其实也不是因为它好看到让别的僵尸题材电影望尘而拜,只是因为有很多童年记忆因为这部电影浮浮沉沉而起。
  
  我对麦浚龙本身没什么感情,他唱歌我不喜欢他的咬字,他演戏我不爱他的外貌。印象非常深刻的是高一看杂志,他在一篇采访稿里面说过他最爱的电影是《我唾弃你的坟墓》,我顺手抄下来这部电影的名字然后从此无可救药地踏入了新世界的大门。所以其实麦浚龙你在杂志上说你崇拜B级片是搞什么,多少无知少年少女就跟我一样看到片名就好奇心大发啊~ 偏题严重,回归主题。 这次看他导演的这部僵尸片,倒觉得挺好的,主要是结局让我跟我妈都意料不到的落寞啊。
  
  开头的时候我还真没认出钱小豪来,不过实际上我对他的脸也认不出来,还以为是三哥【人家三哥也拍过僵尸片的!似乎是叫僵尸先生之驱魔警察?】,细细看又不像,又似乎跟钱嘉乐有点像。脸盲的人真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啊.......开头那段《鬼新娘》大合唱简直是我这个年纪及以上二十年的所有看着翡翠台亚视台长大的人的童年噩梦,同样的噩梦还有我这篇流水账的标题秋官唱的那首《天涯孤客》和《大闹广昌隆》的我等着你回来.....
  
  --------------------------终于到剧透分割线了!!!---------------------
  --------------------------啰嗦了这么久终于出现正文----------------------
  钱小豪作为一个过气明星住进去一栋过气的大楼这件事也是卢海鹏说出来我才知道。饰演类似于看更的卢海鹏说:从这里出去当明星的我见得多啦,明星住进来你还是第一个呢! 钱小豪面无表情地看卢海鹏点香拜各路大鬼小鬼。卢海鹏走之前顺便把香塞在门的正中间。我这边有个说法,就是拜神拜鬼,香只能放门侧不能放门中间,不然会引火上身。
  
  钱小豪把之前的戏服,一套一套挂着,把客厅的地板沙发凳子都铺上白布,然后流着泪听儿子的电话录音“狐狸先生几点钟...........",然后踹掉凳子。充斥着无数电脑特技的鬼上身出现,并且出现了电影中最不羁的道长阿友。这个道长太不羁,穿着孖烟囱经过不太激烈的打斗救回了钱小豪。三姑六婆围上来询问,不羁道长说了句挺有趣的话:”吊颈都要透啖气啦“。钱小豪大步揽过之后,拿着在打斗中压坏了的手机【?】继续听他儿子的狐狸先生几点钟。 在画面中逐渐远离的他老婆跟儿子,一家三口手牵手围在餐桌上,从手腕处流出来的血染红了整张白色桌布。
  
  之后的情节除了小白那个小孩子有点灵异之外,我都觉得挺正常的,不就是吃吃饭聊聊家常顺便冬叔因为听到小孩子在哭多心望了一眼然后摔得脊骨都戳出来,一向心善的梅姨舍不得老公就这么挂掉所以求助了邪派代表阿九。阿九很明显是反派,因为跟不羁道长的形象相反,阿九可是穿着正经黑袍一脸严肃中透着邪气的。阿九的古怪在于他帮梅姨炼冬叔条尸之后咳到半条命都挂天花板上。
  
  还有个比较奇怪的情节,就是小白的妈妈阿凤,她第一次出现是出现在钱小豪租的2442房外面,我明明看到当时的她有僵尸牙,我还跟我妈妈说你看僵尸出来了。后来看下去才发现其实阿凤是人...
  
  套用CM里面Garcia的一句台词:如果你跟我一样是个讨厌悲剧的故事,那么下面的故事你就别看了。
  
  阿凤跟小白还有她的老公之前也是居住在2442,她老公平时看上去是个正派人物,却在某一次帮一对孖女补习的时候起了色心。在把某一个女生压在桌子上并且用水果刀固定了她的手欲行不轨的时候,被另外一个用剪刀要了他命的同时要了她自己的命。 就这样,被水果刀将手钉在桌子上的女的,用绳子吊在吊扇上死了【没错,就是钱小豪在片子开始时候上吊的位置】。阿凤推开门就是看到一个血染风采白衣少女吊死在她家风扇上,自己白色衬衫老公躺在地板血泊中,不远处是另外一个心口开花血渲白裙的少女。
  
  钱小豪看到小白留下来的画之后对小白产生了兴趣一路跟踪,发现了卢海鹏看更大叔好心收留在电表房的想要回到2442又不敢回2442的阿凤小白两母子,并且对小白产生了父子一样的感情想要帮小白修好自行车。
  
  小白问他:我妈妈说白色是全世界最漂亮的颜色,你说是不是啊
  钱小豪答:是啊。
  
  对啊,白色是全世界最漂亮的颜色,所以死的时候也要铺满了白布,就算现实不美好,最起码死之前眼前也能触及最漂亮的颜色。白色是全世界最漂亮的颜色,所以一家三口死的时候桌布也要是白色的,所以孖女都穿着白裙,所以就算是色魔也要穿白衬衫。【这段话纯属乱扯.................................................】
  
  反派阿九用钱小豪的命来引在2442房的双胞胎女鬼并在不羁道长的帮助下把她们封印在柜子里【现在的女鬼真是道行真......】
  
  不羁道长发现梅姨帮大家补的衣服都有奇怪的味道,看更卢海鹏把在后楼梯拾到冬叔的金色犬牙,两人深感不安。卢海鹏去反派阿九那里探听消息,因为拿出了冬叔的金牙被梅姨凶残地敲死了......因为梅姨不能让卢海鹏阻止她把冬叔带回人间的计划!!
  
  反派阿九说,用乌鸦血喂冬叔条尸,以阴养阴,冬叔会回来的。如果不回来,他也还有办法。但是那个办法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用。因为那个办法是用童子血。
  
  我全家看到这里的时候都惊呼,小白保不住了!我妈还念叨了一句,以前的僵尸童子尿就可以解决了,怎么童子血还能养僵尸啊,不是应该死得更快吗?
  
  妈!这是电影!
  
  在梅姨家里玩的小白因为主动提起上厕所所以被梅姨带进去了冬叔【现在应该叫冬尸】在的洗手间,梅姨牺牲了小白。
  
  阿凤拿着铃铛找小白,不小心解封了柜子里的双胞胎,有魂无魄的双胞胎附上了有魄无魂的冬尸,成功变身最后的终极大boss!不羁道长的那个类罗盘玩意真好用啊,虽然扭断手的那一瞬间太残忍,可是五孔对五指,五行之术在五指尖流出的鲜血喂养下成功启动,五行依序显效。
  
  最后的打斗太短了啊,看得不够过瘾!不过我不是很爱看电脑特效弄出来的僵尸类型打斗。
  
  眼睛闭上,所以的情节都消失在这一瞬。钱小豪重新路过大排档看到不羁道长叉着脚剪脚指甲,经过正在打瞌睡的看更卢海鹏,在电梯看到牵着小白的阿凤,路过梅姨家门看到神台上冬叔的黑白遗照。安然进入2442,上吊。
  
  这一次,没有来救他的不羁道长,因为不羁道长只是个大排档穿着孖烟囱的跑堂仔;也没有养鬼仔续命捉双胞胎恶女鬼续命炼冬叔条尸的反派阿九,因为他只是大排档油渍满满桌子上赌钱的赌徒【不知道有没有认错】; 这一次也没有在他房门外捡烧鸡烧肉吃蓬头垢面的阿凤和她的会画很多阴暗儿童画的小白,因为他们只是钱小豪在电梯里面偶遇的一对平凡母子;这一次也没有因为不舍而对卢海鹏痛下杀手为了丈夫而将小白推进冬尸口中的梅姨,因为冬叔只是黑白照上的人,梅姨也只是个戴着老花镜的孤寡老人。连他的儿子,也不是他拿着手机听着在唱狐狸先生几点钟的细路,而是能够冷静去到殓尸房认尸的七尺男人了。一切都只是他在幻想。
  
  前面的一百多分钟,不是这个世界的。而是钱小豪这个过气明星构想出来的,像不羁道长说的:唔好话唛囵道士,僵尸都唔多囵只,我祖先系抓糯米,我?炒糯米饭。【大意】
  
  只要有哪怕一只僵尸,钱小豪也不至于如此。
  
  也罢也罢,最起码,临死前还能在自己的臆想世界中轰轰烈烈地跟僵尸大战一场。
  -------------------------终于流水账写完-------------------------------
  
  《僵尸道长》里面的糯米铺床睡醒来糯米没变黑便没有中尸毒,被僵尸刚咬了可以扔去一个满是水蛭的池塘让水蛭把尸血吸出来;《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面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真言;月光光那首童谣,都曾经跟小时候息息相关。粤语说的,又屎又大瘾【又怕又心痒要看】。
  
  虽然这电影里面这僵尸只是初现时经典地双脚离地蹦了一蹦,其他时候都比外国丧尸灵敏得上了好几级,与《黑暗侵袭》的那种怪物的移动速度应该是有过之无不及,但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勾起了很多的回忆。 也许是开头的那首歌,也许是熟悉的僵尸服,也有可能是片尾致敬的两位僵尸片大师。
  
  写完。拜拜。

唯一感觉不足的是结尾中和僵尸打斗处理不够丰满,太仓促、没过瘾,因该是剪片的缘故吧。

冬叔的惨死事由也是如此。先是一个镜头切小鬼的脸,接着就是冬叔摔下。再次讲这件事,就是梅姨找阿九为冬叔做法。此后依次出现的是:燕叔目击被撞凹的栏杆和金牙;在阿友和燕叔的对话里提到阿凤对当时现场的目击;梅姨与阿九的对话提到冬叔尸体所产生的变化;梅姨把小白赶进厕所,闪现冬叔长长的指甲。一直等到冬叔的僵尸出场,才还原了事发当时的前因后果。这种言辞闪烁的叙事对于悬疑气氛的保留和推进,可算是用其极。

音容宛在,僵尸片能不能再创辉煌呢、、

但是,如果你完全是冲着传统港产僵尸片的惊悚与幽默来的,你在《僵尸》里是找不到这种痕迹的。麦浚龙已经彻底地颠覆了港产僵尸、灵异片的定义。它的血暴程度让它成为当之无愧的CULT,而影像风格的精致和想象力又让人惊叹,营造出一种奇诡而又浪漫的整体气氛。

我想水晶球的寓意是纯洁充满希望的,“妈咪说,白色是世界上最美的颜色,是不是呀”,可最终却在梅姨手中落下摔成了碎片,一切都破灭了。。。

若论及作为僵尸片的创新与可怖,那么该当是把僵尸与双胞胎女鬼结合。所谓的“有魄无魂”和“有魂无魄”,僵尸的凶狠与女鬼的凄厉相结合,无论从概念上还是视效上都有相当冲击。僵尸与鬼魂,是对人间的执迷或流连。在这部片里,冬叔变成僵尸是梅姨的执着与放不下,双胞胎变成女鬼则是因为姐妹的亲情与人间的仇怨,说到底,人与鬼的纠缠,还是因为人世间的爱恨情仇。这也是港产僵尸片和灵异片的一个精神脉络。在这个意义上,《僵尸》仍然是一脉相承的。

随着年龄一天天变大,恍然之间有这样的感触:使我们回味无穷的,常常是生活中某些不起眼的细节和稍纵即逝的瞬间以及一些无法释怀的事物,或是一本好书,或是一部电影,或是某个演员,让我们留恋如礁石般恒久屹立在脑海。《七日重生》便是导演借着对曾经僵尸片的怀念而创作的一部关于执念而发生的故事,可结局却又将人拉回了残酷的现实,一切皆为虚假,是对僵尸年代已逝的缅怀与对二英的致敬,也属于导演的执念吧,全片弥漫着阴沉昏暗的风格,感叹港尸已逝,心情颇有沉重。

但是更让人赞赏的是电影的叙事。这部电影大体上算是线性叙事,但是具体到每个剧情单元时,却又都很巧妙地避开了平铺直叙。譬如2442房的故事,先是男主角钱小豪搬进来之后即有一场厮斗,谁都看出来这里头有故事,但是片子里头谁都没有讲。钱小豪与梅姨谈,梅姨欲言又止;与阿友谈,顾左右而言他。灵异场面不断出现,阿凤从门框里望见吊死的女尸,男主角从猫眼里看到蓬头散发的女尸,谜底迟迟不揭开。直到钱小豪撞见阿凤母子被藏,燕叔才道来当初发生的惨案。可是,真正把案子讲到底,却是电影到高潮(也几乎是尾声)时的人尸大战前夕了。

————伤感的同时忆起小时的美妙、、小学时迷上了香港僵尸片,每天看后吓得睡不着觉,第二天还要再看,就是迷上了九叔的形象,在班里自己画符召唤小伙伴玩抓僵尸,童真的时光至今回忆。

如果要求十成十地拷贝原有的模式,那么麦浚龙并不能让这部分影迷满意,西化了的暴力美学本身就已经脱离了传统意义上的老“港味”;但是如果肯用新眼光来看待港产影片的话,那么麦浚龙无疑给我们带来了惊喜——他以不落窠臼的艺术表达和创新意识,打造了港产CULT的一个新结界。以前香港的CULT是杜琪峰是尔冬升是警匪片的世界,麦浚龙则用一部僵尸片告诉了世人,香港也可以有《杀出个黎明》,只不过更唯美。

电影融入了许多新的元素,体现了人性的黑暗,僵尸的残忍,道士的没落,每个人都因为有放不下的执念而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在有深度的恐怖片中,因果报应尤为明显,不乏人鬼间的情感包袱,从活着到死亡之间情感链接相当浓烈,鬼魅背后隐藏着的一段温馨感人的故事,人性暴露下的黑暗比鬼魅还丑陋、、这些特色在本片中大多得以体现,就如小豪怀念着过往,阿九放不下生命,道士絮叨着僵尸,梅姨无法接受冬哥的离去,阿凤无法释怀曾经的痛苦。结果,阿冬被练成僵尸,阿九本意续命却失命,梅姨自杀跟随,小豪与阿友也为此付出巨大代价,有因有果,有善有恶,同时又有女鬼来渲染故事的曲折可怕,让本片内涵得以升华,真心不错。

亚洲必赢登陆网址,片子的开头立即展现出这种慑人的阴郁之美。童声合唱的《鬼新娘》透露出浓浓的悲情,慢镜掠过地上横躺的人与尸,整体色调是沉郁的灰黑色,零星的金色的纸灰缓缓飘落,竟有一种奇异的浪漫。这种奇异的浪漫感贯串了整部电影。我们所看到的漂浮于灰色墙面上的如恶之花一般绽放的女鬼,在人尸大战中钱小豪落入结界以下后伸出的手恍如石雕……单帧单帧的画面拿出来尽是好的摄像作品。这种精致与唯美已经超出传统港片多多。

感谢麦导,致敬九叔!

麦浚龙拍《僵尸》是为了向香港鼎盛时期的僵尸片和这一支的演员前辈们致敬,这不仅仅体现在结尾的字幕上,更直接体现在片中的各种设定上——钱小豪是一个过气的僵尸片演员;阿友是一个在现代社会找不到饭碗只能拿糯米炒饭的末代道士;更直接的,片头曲就是《僵尸先生》的主题曲《鬼新娘》。片子的结局里,钱小豪不知自己的这一场人尸大战是否一场千秋大梦,是最为凄惶的况味。

僵尸完全变质了,我们期望的跳尸在被女鬼附体后竟然成了爬墙蛤蟆,不可否认这是创意,但是却让它整体风格变味儿了,僵尸也变得ui灰常暴力,直接把小白吃的就剩下毛了(那为什么不吃掉阿凤和小豪而是直接杀呢)感觉电影被剪的过头了,很多地方交待不清,需要观众多注意一些镜头的细节,如在阿冬骂肥猪(感觉是片中唯一笑点)镜头中,右边橱柜上就有他的遗像、、不知是暗示还是BUG,还有小白留在小豪房间画中最后一张有他看到的浴室中的冬属。片中虽有许多逻辑不通之处,不过也不影响影片的总体水平。不创新怎么吸引人气呢,如今僵尸电影没落,老本绝不可以再翻了,电影的风格、音效、剧本、演技、气氛塑造等均都可以说已经在上等水平,视觉艺术效果与美术设计甚达完美,画面透着股浓烈的艺术美,就像在欣赏一幅诗意的艺术大作,血腥镜头的视觉冲击更是震撼的无以复加,有一段阴兵过道的戏超带感,那种压迫感的瞬间体现,让我想到了《新僵尸先生》中的冥婚场面,麦导能将镜头把握如此,可见还是很有才华的。

不仅是叙事,镜头也是如此。片中血腥镜头虽多,但是没有出现直接的杀戮镜头(除了双胞胎姐妹杀阿凤丈夫的那一幕),全部都是以镜头所留的空间予人的想象来营造恐怖的气氛。以冬叔的僵尸残害小白和阿九为例。梅姨将小白赶入厕所之后,小白哭,冬叔的长指甲闪现,镜头到此为止。再下一个镜头,就已经是凌乱的房间,血痕淋漓,受到重伤的阿九躺在房里。而阿凤发现小白的死,也不过是用浴缸中的土里慢慢浮现起小白的三轮车这样一个意象。这些含蓄的处理,可见导演的艺术品位。

随意码几个字。

本文由亚洲必赢登陆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没想到人生比电影更荒谬,夜静更深对朗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