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影视影评 2019-08-22 00: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登陆网址 > 影视影评 > 正文

港产恐怖片重生,日式女鬼的魂

片尾的第一个字幕,就是怀念林正英和许冠英。他们这银幕上的师徒二人,都称得上是英年早逝(许还比林大六岁,反而一直演后者的徒弟)。这也许是辉煌一时的港产恐怖片尤其是僵尸片的完美缩影。而师徒组合中唯一还在的钱小豪,也就恰恰成了今时今日僵尸片乃至港产片的状态代表。麦浚龙找到钱小豪以真名演出,再加上老僵尸片里常出现的陈友、楼南光,都以委顿不堪的状态出演,致敬的同时互为映衬,颇有意味。
致敬归致敬,但《僵尸》同林正英时代的僵尸片已然完全不同。从设定上,一师二徒的经典结构被完全摒弃,进而风格上也不同于经典时代僵尸片的热辣幽默式的恐怖。以前看僵尸片,师徒之间的好笑关系是一乐趣,描述详尽的作法细节也很能满足好奇心——这一点《僵尸》虽然有所继承,但大部分一带而过。
《僵尸》中的精华部分,其实是在伸直双手直挺挺蹦过来的僵尸本人出现之前,无论是气氛的营造,还是略有雕琢的叙事风格上,都算得上水准之上。但左看右看,都完全没有僵尸片的风范。唱恐怖主角的反而是背负冤屈长发爬行的女鬼——她们是观众的老熟人了,就是日式浓浓的日式恐怖的范儿,监制清水崇老师的辐射很显而易见。而一些诸如断脖断手的cult桥段,血浆丰富程度又颇似美式恐怖。诚如前述,僵尸和道士,显然与香港的电影行业高度相关,片中借陈友口说,僵尸都没了,道士又能怎么办。同样,市场变了,电影就不得不变。现在的市场在大陆,大陆倒是大把僵尸,但已经不是适合黄金时期港片的市场了。
所以本片的方法是借僵尸片的尸,打入日式美式恐怖片的魂,想来一次借尸还魂。影片里把这个意图具象化了:双胞胎女鬼上了僵尸的身,一个男人犯下的错让另一个男人偿(而且还是twins啊,麦浚龙你是有多伤……),兼具各家之长。可惜即使在影片中,这样的借尸还魂似乎也没有对僵尸的战斗力有多大的增强,此兆不祥,似乎已经预示着这条路并没有什么希望。但公允地评价此片,除了叙事上花样有点多,有的地方明显太不到位之外,技术和气氛营造上都算得上不错。可惜虽然风格不同,成熟度还是无法跟全盛时期的僵尸片相提并论。
影片的结尾又借鉴了一把好莱坞片的经典桥段,经典到为了避免剧透我已经无法说出该片的名字了。不过即使是借鉴,也必须承认化用的很好,与前面的情节对应完美,垂死的奋力挣扎,对改变所做的努力其实都只是幻想而已。一股贯穿始终的浓浓的Loser心态终于安详地爆发了:这又是香港影坛乃至香港最大的现状,敌视现实,虚构远方,东张西望,一无所长。

  不过,资深的影评人还是能看出来,这部片的方法是借僵尸片的尸,打入日式、美式恐怖片的魂,想来一次借尸还魂,影片里把这个意图具象化了:双胞胎女鬼上了僵尸的身,一个男人犯下的错让另一个男人偿,兼具各家之长,可惜即使在影片中,这样的借尸还魂似乎也没有对僵尸的战斗力有多大的增强,此兆不祥,似乎已经预示着这条路并没有什么希望,但公允地评价此片,除了叙事上花样有点多,有的地方明显太不到位之外,技术和气氛营造上都算得上不错,至少,比内地的恐怖片强好几倍,它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鬼和僵尸,可惜虽然风格不同,成熟度还是无法跟全盛时期的僵尸片相提并论。 (综合)

    奈此片国内影院无缘上映,网络资源也迟迟未见,直到2014农历新年到来的前几天才终于出现。可是看片这回事也是要讲究气氛的,要在过年期间静下心来观看这样一部沉重灰暗的恐怖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才断断续续地将这部片子看完,而且反复看了两遍,总体印象上佳,是近年港产片中难得的用心之作,值得反复品味。

        同步跟新到我的新浪博客:

    虽然致敬意味明显,但是此片在气质上与当年的僵尸片却是迥异的。当年的僵尸片虽然涉及僵尸鬼怪,但是却一点也不恐怖,实质上是喜剧动作片范畴,而本片却是实实在在的恐怖片。钱小豪、陈友、吴耀汉、楼南光等当年在僵尸片里都有很多插科打诨的戏份,但是在本片中却全部变脸,钱小豪沉溺过去一心求死,陈友不修边幅面冷心热,吴耀汉更是化身恐怖僵尸,彻底毁灭童年记忆,从没想过这张几乎可以代表喜剧的面孔居然可以变得如此恐怖骇人。

        我的微博:

    此片是2013年度我最期待的一部影片,但并不是仅仅因为此片重拾港片中多年未见的僵尸题材,更大的原因是因为本片的导演麦浚龙。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港产僵尸片热潮,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特殊情结,因为这些片子大都是粗制滥造的跟风之作,即便九叔林正英主演的几部正宗作品也只是有佳句无华章,算不上太喜欢。我对麦浚龙也并没有多少了解,以前只知道他是个富二代歌手,他老爸曾经跟刘德华打过官司,后来看了他主演的两部电影,同是黄精甫导演的《复仇者之死》和《保卫战队之出动喇!朋友!》,两部片子都是CULT味十足、血腥暴力,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两位一导一演的组合另我想起当年的邱礼涛和黄秋生。这部《僵尸》黄精甫没有直接参与(片尾字幕感谢人员名单里有提到),是麦浚龙的导演处女作,但是从预告片来看,气质风格与上面提到的两部片子是一脉相承的,所以非常期待。

        来自我的最新博文:

    虽然本片由日本著名恐怖大导清水崇监制,但是感觉上麦浚龙的导演风格应该还是直接沿袭至黄精甫,在叙事节奏和影像风格上此片与《复仇者之死》和《保卫战队之出动喇!朋友!》都是十分相像的,当然,这三部片子都偏向日系的格调也是显而易见的。影片制作上的认真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从影片步步经营的故事铺陈、残忍冷峻的影像风格、以及逼真恐怖的造型设计上都很容易感受的到。

  不过,致敬归致敬,但《僵尸》同林正英时代的僵尸片已然完全不同,从设定上,一师二徒的经典结构被完全摒弃,进而风格上也不同于经典时代僵尸片的热辣幽默式的恐怖,以前我们看僵尸片,师徒之间的好笑关系是一乐趣,描述详尽的作法细节也很能满足好奇心,这一点《僵尸》虽然有所继承,但大部分一带而过。

    影片情节的中间部分并不是只有僵尸元素,惠英红家中发生的血腥惨案所造就的一对双胞胎女鬼,显然类同于清水崇名作《咒怨》,是标准的日式女鬼形象。大部分时间里僵尸都是在炼制过程中,只有突然睁眼、露出利爪等局部凶相特写,直到最后高潮时刻僵尸才露出真容,大开杀戒,被厉鬼附身后更是武力值猛增。所以,本片是一部糅合了日式女鬼和港产僵尸两大典型形象的一部恐怖片,从所占比重上讲,其实日式风格更多。这也无可厚非,现在的东方鬼片几乎都是沿袭自日本,连好莱坞也在学。

        《僵尸》的剧情走的是老派僵尸片的老套路:年轻人阿九终日神神怪怪,喜欢研究怪力乱神,更有吸食人的骨灰延寿的“习惯”,他设计害死邻居冬叔,然后利用冬叔遗孀梅姨的恋恋不舍,在其家中炼僵尸,结果好奇害死猫,僵尸炼成后,阿九被僵尸杀死,同住一座大厦的过气电影明星钱小豪,和“道士后代”阿友,想方设法降妖除魔,但闹鬼的何止冬叔一家·········

    影片中的僵尸形象也与传统形象大有不同,以前港产片里的僵尸双臂前伸只会蹦跳,动作蠢笨,但是此片里最后现身的僵尸却是凶猛异常、动作迅捷。最后的高潮大战,陈友和钱小豪合力对战僵尸,虽然使用了罗盘、符咒、以及阴阳五行等传统元素,但是表现手法上却并不传统。时间停止一支烟的结界,是以前僵尸片里没有的,钱小豪身上的血字符咒也未见对僵尸有任何作用,他和僵尸的打斗也只是一味缠斗毫无章法,而最令人不解的是陈友扭断了手臂才启动的罗盘上的水木土金火五行,除了最后的火将僵尸烧死外,前面四个场景都只是将打斗所处场景不断变换,未见任何实际作用。

        但这部片或许也可以小小满足香港人对“僵尸”的怀念,如今香港的老中青三代,曾经都是僵尸粉,我也算是一个僵尸粉,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僵尸》上映后的几天,几乎场场爆满,以致于有媒体用“久违的僵尸”来形容港片市场的小回春。

    故事发生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屋村,色调灰暗,冰冷的水泥墙壁,空荡五人的楼道,冷漠的零星居民,毫无生机,最鲜艳的颜色是红色,是属于血浆的。故事开始于钱小豪饰演的过气明星选择回到屋村自杀,影片借用了钱小豪的自身背景,出现了钱小豪当年出演过的影片代表作里的剧照和戏服,这种设置令故事倍添真实感,令人不寒而栗。影片的结尾反转也非常出色,同样是钱小豪来到屋村自杀,但是并没有被救活,通过一系列角色身份的变化来揭示之前的剧情只不过是钱在自杀前的想象,一个无法忘怀自己过去辉煌的演员在临死前在自己的头脑里与以前的旧伙伴们演了最后一次僵尸戏,令人倍感苍凉。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构思。

        这不部电影多少带着致敬意味,片尾的第一个字幕,就是怀念林正英和许冠英,他们这银幕上的师徒二人,都称得上是英年早逝(许还比林大六岁,反而一直演后者的徒弟),这也许是辉煌一时的港产恐怖片尤其是僵尸片的完美缩影,而师徒组合中唯一还在的钱小豪,也就恰恰成了今时今日僵尸片乃至港产片的状态代表。导演麦浚龙找到钱小豪以真名演出,再加上老僵尸片里常出现的陈友、楼南光,都以委顿不堪的状态出演,致敬的同时互为映衬,颇有意味。

    此片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僵尸先生》为代表的僵尸系列片的致敬意味是显而易见的,片中的多位主要演员当年都曾经参演过僵尸片,如钱小豪、陈友、吴耀汉、钟发、楼南光,影片的主题曲《鬼新娘》也正是来自当年的《僵尸先生》,片中陈友和钟发两位抓鬼所用的墨斗、糯米、符咒、罗盘、桃木剑等道具亦是对僵尸片传统的延续,在结尾字幕中更是进一步致敬了已经过世的僵尸片代表人物“九叔”林正英和他银幕上的徒弟许冠英。

        要我说,《僵尸》中最精华部分,其实是在伸直双手直挺挺蹦过来的僵尸本人出现之前,无论是气氛的营造,还是略有雕琢的叙事风格,都算得上水准之上,但左看右看,已经完全没有当年僵尸片的风范,唱恐怖主角的反而是背负冤屈长发爬行的女鬼,对我们来书,她们是老熟人了,伴着日式浓浓的恐怖范儿,监制清水崇的辐射很显而易见,一些诸如断脖断手的桥段,血浆丰富的程度又颇似美式恐怖。

        僵尸片是香港人的集体回忆,也是内地很多80后、90后追忆童年的道具,打个身边的例子,我的室友时不时就会翻出一部80年代的港产僵尸片,重头到尾、一分不差的观看,这其中,以林正英的僵尸片最为典型,事实上,1980年代,是香港僵尸片的鼎盛期,但十年之后,这股风潮戛然而止,进入千禧年,以“灵异”为卖点的鬼片成了主流,所谓的僵尸,成了过气的吓人道具,直到这几年好莱坞屡吹僵尸风,“僵尸”一词才再被提起。

        诚如前述,僵尸和道士,显然与香港的电影行业高度相关,但正如电影台词带“含沙射影”的金句,小豪问阿友为什么不继承父业做一个道士,阿友没好气地回答,“僵尸都不存在了,还要道士干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香港近十几年的经济转型,“我们何止‘失业’?是整个行业都不存在了”,同样,市场变了,电影就不得不变,现在的市场在大陆,大陆倒是大把僵尸,但已经不是适合黄金时期港片的市场了。

        老派僵尸片有一句颇为经典的台词,“僵尸者,就是多了口气的尸体也,留下了不该留的东西“,为什么会多口气?因为有人想借尸还魂,”借尸还魂”正是对此时的香港最恰当的隐喻。有人说,香港繁荣靠的是“借来的时光”——97之前借“英国”,97之后借“中国”,仿佛香港本土从来都是以“客体”自居,未尝试过“有血有肉”。而《僵尸》之所以受追捧,一条“尸”,借来借去,让人遐想连篇,就像电影里头描述,倘若阿九没有对魑魅魍魉的沉溺,梅姨没有对亡夫的执念,僵尸本来不会有的,只有让那该死的死,才能让该生的生。

        记得去年网上就开始传港片《僵尸》的预告片,索命的女鬼、阴森的房间,无尽的真相·········对这部片充满了无限期待,但也可能知晓,这部片要在内地上映,或许仍然需要继续等待,后来在台湾电影金马奖颁奖礼上,港片《僵尸》再次崭露头角,如今,在百度影音的帮助下,如愿看到这部片的高清版。

本文由亚洲必赢登陆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港产恐怖片重生,日式女鬼的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