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影视影评 2019-08-22 18:2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登陆网址 > 影视影评 > 正文

挺神的一部片子,关于虔诚的大玄虚

各说都有理解。你想怎么理解都行。

影片开头是《路加福音》的一段话,来源于耶稣之口。“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这是耶稣说的话。临近结尾,日本人变成恶魔之前,也是说的这句话。他摊开手掌,给副祭看了看,手掌中间是钉痕。钉痕,是基督受难的痕迹,一般来说是与圣洁挂钩的。然而,在副祭眼里,日本人还是恶魔了。于是,他就变成了恶魔。

     “你,为什么没有影子?”
     “你,不是也没有么?”
挺神的一部片子,关于虔诚的大玄虚。      如果我们的存在是有理由的,那我们消失的理由是什么? 未知和怀疑带来如浓雾般的迷茫 看到就是真相 触摸到的就是血肉么? 那当恶魔微笑着伸出手说“Touch me and see“”时,我们到底该相信他手上的圣痕,还是他头上的犄角。

150分钟的片子,看完之后,挺精彩,挺过瘾的,可最后竟然看不懂。
最初案子出现,气氛的渲染,挺有恐怖片的味道,但毕竟是杀人案件,也算是侦破片。可死人开始多的时候,我还觉得是灾难片,一种疾病在村里蔓延。慢慢的又往鬼身上扯,有鬼片的倾向,还有了跳大神,除鬼做法事的情节,香港鬼片再现吗?没想到了中后段,还有丧尸的出现,要火了。最后,变成了宗教片,圣经、上帝、恶魔。

不过,我的疑问,也不能抛开我是以异域文化的背景来理解电影的前提。可能,确实必须要深知韩国当地文化以及基督教文化的人才能理解其内涵,比如说死乌鸦、死羊、瀑布练功、点蜡烛、撒米丢铜钱、挂植物、偷受害人物件、恶魔、复活、拍照等,这些都是某种文化的符号,我们这些中国电影爱好者,并没有这么多机会接触其文化,对其含义一窍不通,结果才会迷惑。那这,也是不可控的因素,如果导演不加以考虑,我们要么去韩国了解,要么就只能接受迷惑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百五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管这片有多乱,但拍得是真心好,没尿点,恐怖的氛围也做得挺好。最后结局真的不好理解,版本都有好几种。
有说无正邪之分的;
有说天使是正,恶魔是邪;
有说女鬼是邪,男鬼是善。

我想,罗宏镇大费周章,大概要给观众讲的就是“虔诚”。虔诚不仅仅是忠心于天主,还有虔诚于善。当一个人心存恶念,即心无诚,外界的恶就会发生在他身上。

      韩国是一个多宗教国家,佛教、基督教等多种宗教并行,同时又受到传统儒教文化的影响,同时韩国是现在世界上除了美国以外的第二大基督教传教国。而谷城(现实的确存在的城市,地处韩国全罗南道北部)在韩语中的谐音,就是哭声。谷城除了拥有多处佛教遗址,寺庙外,还曾经发生过大规模迫害基督教徒的事件。谷城错综复杂的宗教及其衍生出的文化环境,就是目前韩国的缩影,也是电影《哭声》中斑驳纷杂的宗教元素的来源。
       如同电影中涉及到的宗教内容一样,从风格和类型上讲《哭声》也不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类型片。首先电影中的确存在一部分令观众生理和心理感到不适的画面,但从整体而言这些画面只占了极小的比例,因此这部电影并不是单纯的恐怖片,无论从结构上还是气氛上,它都更偏向于悬疑片,或者说神鬼类型片。但同时,电影又对东方传统的神鬼类型片做了相当大程度上的颠覆:1.鬼没有影子 且惧怕白天 。电影中的女鬼无名,首次出场就是在正午而且有影子出现;2.猫狗等动物往往会对着鬼吠叫。电影中日本人豢养的狗却只对外来的男主一行人吠叫,甚至攻击。3.鬼没有实体。女鬼无名和日本人都曾和男主进行过直接的肢体接触。
      除了对东方传统神鬼观的颠覆,电影中还加入了大量的西方神鬼元素:恶魔的红眼睛 人类着魔之后扭曲,病态的身体;活死人(活死人或者说丧尸偏向于西方色彩,而复活丧尸或者说是阻止丧尸复活的却是极具东方色彩的仪式)的出现等。
       电影整体多种元素混杂的结果一方面是对现实的映射,另一方面也是导演有意所为。《哭声》是一部信息量非常大,内容非常复杂的作品。也因此导演将电影处理成拥有开放式结局的,多义性作品,在给出一定的作者判断的同时,给观众留下的自我理解的空间。但由于导演本身对这一题材的处理和理解不够完美,反而导致貌似很多层的故事无论从那一条路推理,都存在逻辑上的BUG。也进一步导致了关于剧情的口碑出现两极分化:或者说自己不能理解大师的意思;或者骂导演编剧脑残。剧情的梳理不清,使得开放式结局产生了更大的混乱,甚至严重干扰了观众对整部电影的理解。
      实际上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导演的上一部作品《黄海》中,过于庞大的内容和本身的模糊处理影响了整体节奏的推进;而在《哭声》中,影响的则是作品的脉络和其意义所在。说白了,就是看着挺热闹,但看完只看了个热闹。网拉的太大,船反而拖不动了。
      对内容的过度偏重,也导致了人物形象上的单薄和人物关系上的处理不当。例如男主性格的转变的唯一点,也是关键点:起杀心 要为女儿杀日本人。如果将这一转变从整体中剥离出来,你会发现它对剧情的发展只有非常小 甚至压根没有影响,只是为了转变而转变。再如关键配角:神父助手。这一角色本身的身份就具有一定的符号意义,本应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角色,但在片中,即使在结尾洞穴戏中,神父助手也只是一个单纯的视角提供者。前面一再铺垫的金鱼草、受害者身上的“原罪”(如淫荡的女人)、男主的警察身份和受害者形象,到最后都不了了之,颇为可惜。
       我们经常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实际上是一个内心期待与现实重合率大小所带来的最终感受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观影期待在很大程度是决定了观影感受。
       韩国电影 罗宏镇导演 本土市场票房冠军 戛纳好评如潮。前两个符号为我们架构出了作品的基本类型与风格,后两个消息则极大抬升了影迷们的胃口并最终形成了关于《哭声》的观影期待值:至少是一部中等偏上悬疑片作品。
      结果也基本如此。

挺服韩国电影的,有那些韩国电影强过国产片太多太多了。
这种村庄式的韩国片,我倒还是第一次见。

我想,在目前的知识之下,我只能分析到这里。此前,看见有人说这部电影故弄玄虚,我认为,这并不是完全的无稽之谈。在这一部电影中,罗宏镇把大量信息藏在表面之下,但他藏得太多,也藏得太过深了。如果要表达一个虔诚与否的业障,完全不需要这么长的铺垫和这么多的障眼法。他要表达更多,有更多的信息和理念希望被挖掘到,但又把过多的线索交缠起来,然后布满浓雾。考虑到普通的观影者看过一次之后就对一个作品失去兴趣,那么他所藏的信息基本上不可能被这些人摸清。如果他是为了让少部分观影者反复揣摩、深入研究、引经据典去理解,其作品却似乎没有给予足够多、足够完善以及足够逻辑清楚的线索来提供深究的动力。相反,还有许多逻辑的矛盾,和不给予解释、甚至暗示的疑点。我不知道是不是藏得更深,但是研究过程并不是特别愉悦、不像拨开浓雾,反而出现越来越多的问号漂浮在我的脑袋四周。讲故事,罗一直是把好手,追击者和黄海让人紧张不已;搞创意,也是十足地牛逼,比方说拍照时变成恶魔、流鼻血呕吐不止,这些戏都让人难以忘怀;玩剪辑,也是信手拈来,随便就能调动观众的心情,几场戏以同样的情感论调剪在一起,颇有诺兰的感觉;但是若是说玩玄虚,他把那核心也藏得太深了。

巫师是个什么鬼呢?巫师究竟是正是邪呢?神秘女说,巫师跟鬼是一伙的。但是,他们就确切是一伙的,四处害人吗?我认为这解释不够合理,其动机也不充分。我想,“一伙”的意义,大概在于,日本人如果是恶,那么就一定会有巫师存在的必要。巫师存在,就是为了给愚民们“驱鬼驱魔、作法辟邪”的。但是,没有“邪”、没有“鬼”的念头的人,也就是说虔诚的人,是不需要巫师的。他是“一伙的”,也许仅仅意味着他和鬼的存在是相辅相成的。有恶鬼,所以需要巫师。有巫师,于是恶鬼肆虐。临近结尾时,巫师出现在钟久家,发现了神秘女,然后流鼻血狂吐不止,立即逃命。这样可以推理,他跟神秘女关系不友善,没有共同目的。他逃命的时候,不停打电话给钟久,想告诉他神秘女是恶鬼。随后,他发现自己逃不出去,有法术作用在他身上,不得已,他要返回完成自己的任务(害死钟久一家)。钟久接电话后,他开始灌输女人是恶鬼的想法,骗钟久回到女儿身边。此前,在钟久撞死日本人之后,他算卦算到此象,面露笑容,说:“这个傻瓜竟然咬住了鱼饵。”如此一看,他基以人的恶意为生,在人因恶行恶的时候,他得偿所愿;在人因恶受难之后,他拍下恶果。他的所有物里,不仅仅有菩萨像,还有一堆照片,照片中,竟还有钟久女儿正常时候的模样。这样看来,要么他早就盯上他们了,要么这些照片便是日本人交予他的。他是邪恶方,毋庸置疑了。唯一可疑的是,他被神秘女吓到之后,躲到自己房间里,给自己除邪,口中喃喃菩萨保佑,点蜡烛看看自己有没有受影响;结果有只黑鸟死于其旁,他知道大祸临头,于是逃命。那么问题来了:他害怕的,究竟是什么?是神秘女,还是反噬的恶鬼呢?如果是神秘女,她已经让他走了,为什么又吓得他返回;如果是恶鬼,那么他就完全是其帮凶了,借着它的存在牟利,又为它提供恶念。

看完之后,我连《哭声》的逻辑问题都没有明白,更不用说探讨里头究竟有多少深藏的东西了。有人说要看懂这部电影,得先了解韩国的一些文化,应当先做足功课。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如果罗宏镇仅仅是为了韩国人拍了这电影,而国外人士若要理解,必须做功课的话,那就很难使它国际化了。这不是一部国际化电影应有的要求。所以,我决定仅以一个中国业余观影人的角度来评析。

但钟久不信,他还是打断老神父的话,声称一切有关邪恶的控诉是事实。于是,他的悲剧已经注定了。

施法一场戏是需要分析的,然而经过分析却没有得出任何可信的结论。巫师第一次给女儿施法驱鬼时,女孩大闹不止,施法似乎没有用;第二次他作法“杀死恶鬼”的时候,女孩痛苦不堪。施法前,他说作法时千万不能打扰,不然这家人会倒霉。因为女儿痛苦不堪,钟久还是打断了他的法术。从导演的暗示可以看出,巫师第二次施法既作用于女儿身上,也作用于日本人身上。由此有问,他到底是跟日本人是敌是友呢?我觉得,可能这次施法,巫师是的确以除掉日本人为目的,只不过要以女孩为媒介。女孩先死,日本人才能后死,他俩是有联系的。当钟久阻止他作法,他就没法杀死日本人了。之后,也许巫师就只能让最坏的结果出现。在巫师作法“杀鬼”的同时,日本人也在作法。日本人作法,是针对死者朴春裴的。在作法前,他买了鸡,还穿着尿布在瀑布里练功(神秘女还在偷窥)。至于对死者朴春裴的作法,其目的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朴春裴跟之前的每一个死者基本一样,似乎没什么特别需要作法的地方。如果是要复活他,何必呢?复活没有意义,就是造出一个强壮的僵尸而已。我看,也许是因为朴春裴的死法。朴春裴的死,是开车时不慎撞死,似乎跟其他凶手不同。其他凶手是肋骨断裂而死。所以,日本人难道复活朴春裴,是让他必须遭受肋骨断裂而死?依然解释不清。抑或是,复活他,以便阻止一群来找他麻烦的人?也似乎不对。因为朴春裴变成僵尸,在导演的暗示下,应该不是日本人本来的目的。日本人因为作法时被干扰,朴春裴才变成僵尸。第二天,他跑到朴春裴车边,看见他的尸体不在了,一脸的震惊,然后毅然关车门要去找它。那他复活他干嘛呢?这些关系、目的,实在是扑朔迷离,耐人寻味。

从日本人来看,影片没有客观展示过他是善是恶。但从他自己口里的话来判断,他似乎就是一个人善恶观念的映射。可以说,每一个遭难的人,基本上都事先假定了他就是恶意之源,而且是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前提之下假定的。神秘女第一次出现时,就与钟久说,那间发生火灾的屋子的奶奶“说日本人是鬼”。这说明,火灾事件的受害家庭,早就把日本人当作恶鬼;而在神秘女转述之后,钟久也基本上相信了这一点。他相信日本人是恶鬼之后,女儿就开始患病了。结尾时,他崩溃问神秘女:“为什么是我女儿?”女人回答:因你女儿的父亲犯了罪,怀疑别人,还想杀死他,结果还是杀死了。钟久发狂地吼道:“我女儿先生病,才这样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确实是他先怀疑对方的。除他和火灾外,他的发疯同事成福,也早已相信日本人是恶鬼,还戴上十字架以防身(虚伪的虔诚),最终也成了杀人者。就连教堂副祭本人,一个基督教的皈依者,也抱着日本人是恶魔的前提,戴着十字架去找他确认,于是,日本人果就变成了他期望的恶魔的模样。变身的时候,他还问副祭“为什么你会害怕?为什么心存疑虑?”这就是问他为什么不虔诚。我认为,日本人是一个映射,他没有一个独立的客观本质,而仅仅以他人的认知期望来表现自己的特质。“你已经把我当成恶魔了。所以,才来到了这,拿着那个(十字架)。我是个什么东西,不论用我的嘴说多少,你都不会相信的。”别人看他是人,他就是人(他受伤的时候,他还哭脸呢);别人认为他是恶魔,他就是恶魔。此外,他也不是一个被动的存在,他是一个垂钓者。他以恶念钓鱼,鱼就是一个个心存恶念的人;他不知道自己会钓到什么,钓到之后,他就反作用于鱼上,让其因恶念受惩罚。

关于虔诚,影片里只有老神父的一段话体现了它。然而,没有一个人按他的观念行事。他听说了各种邪事之后,说:“我听说那些是巫师告诉你的。从他们的角度来看,鬼是死人的灵魂吧?不过那人不是还活着吗?关于那人我听说了几次,有人说他是有名的大学教授,也听说过一些可怕的传闻,还听说过他是和尚。不过这些毕竟只是传闻嘛,怎么相信传闻就……”

关于这部电影的“宗教性质”我倒是赞同的,因为其中的基督教文化实在太多了,这使得在佛教影响下成长的我实在吃不消。不过,罗宏镇特意在片名旁边加了“哭声”两字,我想,他是尊重中国影迷的。那么,他是否考虑到中国大部分影迷对于基督教的陌生,就不得而知了。我在了解时,查阅了一点基督教的资料,希望能有助我理解。

神秘女是个什么存在,是正是邪还是亦正亦邪,则更加云里雾里了。她说,自己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在恶果发生后,她的确给我们看到一副生无可念的模样。如果是恶方,她应该是心满意足才对。她总是偷窥日本人,被他发现后逃跑,之后似乎让日本人掉下山被钟久撞死。她与日本人似乎是敌对,与巫师亦是敌对(让他吐血)。但她没法杀死两方,她能左右的只有被钓上的人的命运,但又左右不成。她总是身穿受害者的物件,之前,她穿了朴春裴的外套;第二次露面,她身上穿了一个受害女子的外衣,身上还有钟久女儿的头饰。她皮肤苍白,而且可以瞬移。基本可以确定,她不是正常人。于是,钟久就认为,她就是一切的恶缘。神秘女否定了。但他不相信,他最终还是放弃了相信女人的话,选择了巫师。她说,自己是要拯救钟久女儿的。她似乎还在钟久家设了陷阱,就是门上的植物,说如果钟久晚点回去,陷阱就会发动,恶鬼就会失败。我认为,如果说日本人是一个恶念垂钓者,巫师是个恶念衍生物,她大概是一个给受害人第二次机会的存在。她拿了受害人的物件,可能不是恶的目的。之前,钟久在第一个案发现场发现了那颗植物,说不定也是她所设的。只不过,她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因为人们滑向深渊的信念。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缺德先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亚洲必赢登陆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挺神的一部片子,关于虔诚的大玄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