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影视影评 2019-08-22 03: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登陆网址 > 影视影评 > 正文

只是依赖,霸王别姬

无关爱情,只是依赖
在陈凯歌的巅峰时期,他创作了这部伟大的电影“霸王别姬”,此后再无佳作如此刻骨铭心。一直听同学里张国荣的粉丝说,这部电影有多么多么好看,有多么多么震撼,却一直以为他们是因为主演是张国荣才这么说的。直到,我终于认真地看完这部影片后,我才终于明白,什么叫震撼人心,什么叫风华绝代。
至今忘不了,小豆子嘴角缓缓流下的鲜血交织着滑落的泪水,这般凄美;程蝶衣发狂时嘴里喃喃的话语,心酸不止;菊仙被背叛时震惊的脸庞,撕心裂肺。
有人说,张国荣演这个角色再合适不过了,都有同性倾向。不知有意无意,话语里带了轻浮与嘲讽的味道。的确,在影片里,程蝶衣对段小楼的各方面都有点这个意思。也有人说,程蝶衣和他当妓女的娘一样,忘恩负义就知道勾引男人,皆是红颜祸水。有意的,是不屑与轻蔑的语气。
“娘,冷,水都冻冰了。”
其实,他,只是缺一个依靠吧?他,对小石头,对段小楼的情,只是依赖吧?在最艰苦的日子里都是段小楼照顾着他,帮助他渡过难关,缺少的爱也是因此得到满足的吧。
就像和弟弟妹妹抢夺父母的爱一样,对菊仙的敌意也是因为这个啊。他只是太孤单,太害怕了而已。他害怕,失去了段小楼就会失去小石头,失去小石头就是失去了唯一的依靠,而这唯一的依靠也失去了,那么还会剩下些什么呢?
所以,他才要这样做呀!和袁四爷间的恩恩怨怨也是因此而生。只是为了讨好小石头,为了把小石头的注意力从另一个人手里抢夺过来。就好像是兄弟姐妹之间为了争夺父母的爱而做一些赌气的事,比如离家出走一样。
那把剑,跟随着段小楼,走过了风风雨雨,最后也了结了程蝶衣的性命。一切,因爱而生,却不是那种爱。

很久以前,便听过《霸王别姬》这部电影,问演的是什么,答曰霸王和虞姬,张国荣演的虞姬,再问,便不知在说什么。最近,刚好空闲,于是便花了两个中午的时间看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张国荣的电影。不得不说,有些人是为演戏而生的,而当下有些演员可能再努力也少了些味道,可能就是天赋吧。
影片贯穿了清朝、民国、解放、文革四个时期,一开始便是张国荣和张丰毅伴着虞姬和霸王的扮相去国家剧院,当灯光打在他们头上的时候,便是故事的开始……
◆小豆子与小石头
小豆子的娘是妓女,为了让小豆子去唱戏,生生的用刀切了豆子的一根手指去。小豆子长相清秀,性格也内向,同班的其他孩子欺负他是妓女生的孩子,只有小石头护着他,甚至为了让他练功少吃点苦头,甘愿挨师傅的打。也是从那时起,小石头便成了小豆子的依靠了吧。为了一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小豆子不知挨了多少打,以至于被小石头用烟袋伸进嘴里捣的满嘴是血。当他准确的说了台词“我本是女娇娥”时,他的命运可能也随之变换了轨道。
◆虞姬与霸王
凭借着一曲《霸王别姬》,小豆子与小石头成了角儿,“程老板和段老板”无疑是最好的明证,他们开始享受唱戏带给他们的富贵与荣耀。两个风流倜傥的少年郎,笔挺的留着相片上。但是,他们的好时光也随着抗日的逼近逐渐消失。程蝶衣在抗日时期给日本人唱戏,与袁世卿交好,无疑成为他在文革时期一个最大的污点。
◆真虞姬与假霸王
程蝶衣的虞姬不仅存在于戏台上,他已经把这个角色融入生命中,从一而终,既是说的虞姬,也是说的他自己。在戏中,他从一而终对待霸王,在生活中,他从一而终对待段小楼。但段小楼并非他的霸王,他有自己的妻,甚至差一点还有自己的孩子。文革时期,段小楼为了保护自己,保护菊仙,不惜批斗程蝶衣。那时,程蝶衣应该知道了他并非他的霸王了吧。
◆蝶衣与菊仙
他们都爱慕着同一个男人,却也被同一个男人所伤。虽然前期,虞姬与菊仙势不两立。当段小楼被日本人抓去时,本来程蝶衣要去救人,可偏偏要让菊仙着急,让菊仙答应离开段小楼;菊仙也不示弱,在程蝶衣被国民党所抓时,也依着同样的法子让程蝶衣离开段小楼。但是,最懂程蝶衣的恰恰也是菊仙。她明白那把霸王剑对程蝶衣意味着什么,所以会不顾一切把剑从红卫兵手里抢出来给程蝶衣。
◆蝶衣与小四
小四是程蝶衣雪夜捡回来的孩子,一直养在戏班,却没有人告诉小四是谁把他捡回来的,这也为后面小四带人批斗程蝶衣买下了伏笔。其实,我很想看看如何小四知道他是程蝶衣所捡,还会不会冷血的对待程蝶衣?可惜,影片没有告诉我。
我不能说哪一个人是十全十美的好人,哪一个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在每一个时代背景下,我们每一个个体都特别渺小,为了生存,可能有时会做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霸王别姬》中,最让我难忘的一个场景便是段小楼要与菊仙成亲,程蝶衣坐在椅子上回头望段小楼,眼神中有怨恨,有不舍,有伤心。
文/吕呈

小 寒说,那天晚上梦见李先生了,梦见他回来了,梦见我抱着他哭的痛不欲生。好怪异的梦境,我都几乎快忘记了,她还记得,梦真是个怪异的东西,怪不得弗洛伊德会从研究梦境来解析人的心理。
         就是因为和朋友去了一趟KTV唱了一首张国荣的歌曲,于是就突然想再看看《霸王别姬》。说实话,张国荣并不是我的偶像,也不是我这个年纪的人所追过的明星。而对于《霸王别姬》这部电影,也只是在高三的时候才真正有了一些些的了解,当时同桌要考编导,所以就拿了一本书来看,而博览群书的我也开始跟着瞎凑热闹的看了起来。后来他说他们的老师让看一部影片然后写影评。这部影片就是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
         本来只是一个京剧的经典剧目。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经典剧目演绎出了一段清末至建国初期凄美荡气回肠的故事。爱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在这部影片之中谈及这两个字。蝶衣对小楼的那是爱情吗?而菊仙,或许很多人会说她对小楼是有爱情的对吧?但是在我看来,那里面是没有什么爱情成分存在的。或许每个人对于爱情的定义不一样,只是菊仙和小楼之间的爱情比较不属于我们正常范围所认知的那种爱情。戏子和妓女,算是社会的底层的人物,就是社会中的臭老九。人都说戏子无义,妓女无情,但是在这部影片中,这种说法被完全打破。
       程蝶衣原名是小豆子,当然这也并不是他的名字,是进戏班子后的名字,娘是一名妓女,估计他就是他娘在不小心的时候生下的“野种”,当然这种情况估计是在古代是比较常见的,但很可惜,他生不逢时,他更没有一个好娘,同样的情况下,韦小宝成了鹿鼎公,而他却成了程蝶衣。当然我们无法决定自己生而有之的一切。家庭父母,环境,种族,容貌,甚至于……智商。小豆子打小就被娘像女孩子一样的打扮,然后就因为多长了根手指头,戏班的班主不要,他娘为了把他送进戏班子里,狠心的把孩子的多余的手指头给剁掉。本以为这是他悲剧的结束了。没想到一切的不幸就由此开始,被戏班人的嘲笑,超负荷的训练,逃跑,被惩罚,而在这期间只有他的师哥小石头对他是照顾有加,在雪夜里小石头因为小豆子而被罚跪,或许正是那时,小豆子就对小石头产生了别样的情愫。刚开始我猜测只是师兄弟之间的感情。
      记得小豆子在刚开始唱旦角的的时候有一句戏词儿他总是唱错: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美娇娥,这或许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只是一个男孩儿,不明白为什么总让他扮女人,而且在第一次登台成功之后,就被一个太监给羞辱了,这种东西想想就会觉得无限的恶心,对于一个尚在青春期成长的孩子来说这将是多大的羞辱和阴影啊……程蝶衣一个一辈子注定要悲剧的人物,他只想和他的师哥段小楼唱一辈子的戏,他是段小楼口中不疯魔不成活的主儿,他是开始抵制无奈,到最后爱上京剧的角儿,他是想做戏台子上一辈子的虞姬。他也是最后拔剑自刎在舞台上的他,这时候的他已经不是程蝶衣,不是小豆子,不是各种的身份,他就是虞姬,正如他的名字:蝶衣,蝴蝶的衣服华美,绚烂,但却是不堪一击,美丽转瞬即逝。
      段小楼是我在这个剧中感情理解最矛盾的一个人,他可以为了菊仙而得罪前区八大胡同的公子哥儿们,他不顾强权,他爱她的京剧事业,他也爱着菊仙,他同样爱着程蝶衣。那时的他是多么的令人向往,高大威猛,勇于担当的好男人,纵然是在菊仙流产,不能生育之后仍然可以对她不离不弃。可是一场文革改变了许多,当然我们无法去批判小楼当时的言行,毕竟在文革那样的大背景下,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菊仙会因为他的那一席话而上吊自杀。那可是……一个女人如果没有了自己的男人,而且还是当着当庭广众之下被揭穿伤疤,亲耳听到曾经患难过的自己的男人说不爱了。换成再坚强的女人也会受不了这打击吧。
       在这部影片中我最爱的就是菊仙,她的果敢,敢爱敢恨,做事的决绝和泼辣都是令我无限的敬佩,谁说妓女就一定是无情,只爱钱,他为了小楼,把自己几年的积蓄全都抵押给了鸨母,连鞋子都不剩,不得不说巩俐把菊仙那段演绎的惟妙惟肖,那种不屑一顾的风尘气夹杂着果敢的不屑一顾的勇气,连银幕外的我也不仅爱上了这个女人,她聪明,为小楼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险,她重情义,她流产后说:她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小楼了,她说以后不要在招惹程蝶衣,她以后会一心一意跟他过日子。爱都是自私的,她又何尝不清楚程蝶衣对于小楼那畸形的感情。
         影片中无数次被提到一句话:人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这句话被戏班主说过,蝶衣说过,四儿说过,可是我始终难以真正地理解到这句话的意义……成全?究竟是怎么个成全法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吕呈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亚洲必赢登陆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只是依赖,霸王别姬

关键词: